强妻不惧爱免费

字数 58万

简介: 《强妻不惧爱》是作者离淼写的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的主角是津宇帆,俞布琪。《强妻不惧爱》全文在线阅读以及最新章节尽在纸彩小说。内容简介:津宇帆怀念那个在自己生命中/出现了一段日子的女人,他以为两个人再...

开始阅读 Like

强妻不惧爱

离淼

作者编号:6136

作品数量:1

离淼

内容试读

  窗外,凉风吹了进来,桂花树的长枝摇曳生姿,一下一下地触在肘部,像极了那个女人平日里调皮的撩动。他转头,牵起那根枝条,目光垂下,久久不能离开。

  目光透过桂枝,落在了眼皮下那个方形的建筑上,那是他为俞布琪新建的实验室。他当时选址在这里是有一定私心的。

  从这里,可以直望进实验室的窗户,他可以轻易看到她的身影。好多次,看到她在里面低头用心做试验,他都会觉得心情很好,不觉间就会笑出来。她,是他眼里最美的风景,总不忍给外人窥探。

  只是,现在,窗户内空空一片,除了实验器材,什么也没有。他昨天进去过,实验实里已落满了灰,俞布琪不在,那里便成了一座废房。

  心口又是一痛,他一用力,拧断了指间的那根桂树枝。仿若俞布琪被拦腰折断,他的脑门竟沁满了冷汗。

  心口,咚咚地跳得响亮,他,不由得苦笑了起来。经惯了风雨的ISO特级指挥官,竟然会被折断一根树枝而心惊。

  门,扣扣响起,他这才直身,将树枝丢进了垃圾筒,走到门口。

  门外,站着的是张芸。她皱眉,看一眼室内,问:“怎么不开灯?”

  津宇帆这才伸手将灯打开,张芸的目光已不安地落在了他脸上。

  “妈,有事吗?”他偏开身,给张芸让出位置,问。

  张芸这才移目,看到了垃圾筒里的桂树枝,目光沉了沉,“又在想俞布琪了?”津宇帆没有吭声,却因为张芸吐出了俞布琪的名字而用力拉了一下眉毛。

  张芸脸上已经显露了不快,有些激动地发起牢骚来:“还要想到什么时候?一辈子吗?不管她做过什么,对你怎么样,你要知道,她已经离开了,是主动离开的!说不定她现在正和修宇靖幸福美满地花前月下呢。你这么等下去有什么意义!”

  “不会的,妈。”津宇帆出声打断了张芸的牢骚。在经历过这么多之后,他对俞布琪的性格已全然了解。她是一个是非分明的女人,爱就是爱,恨就是恨,不可能跟不爱的人走在一起,更不可能抛下他独自寻找幸福。她离去了,必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只是,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那个理由。

  “如果不会,她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为什么要丢下你一个人!”张芸越发激动,到最后竟然吼了起来。津宇帆一时不语,他不知道俞布琪在哪里,也不想再说些不中听的话伤本就已经相当恼火了的张芸的心。

  虽然沉默,但他脸上的线条刚毅,丝毫没有被张芸的情绪所影响。

  张芸吸了吸鼻子,终于软下了声音:“妈并不是想怪你什么,只是俞布琪的性子你也知道,既然选择了不告而别,还把你托给了采青,必定是不打算回来了。等她,是不会有结果的。妈并不想强迫你马上把她忘记,只是觉得蓝采青其实也不错。她喜欢你,无条件地容忍你,这样的女人不多,你也应该考虑考虑。”

  叹一口气,见津宇帆没有出声反驳,又接着道:“你上次发那么一道声明,弄得人家颜面尽失,她还是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还跟我说,一定会努力让你发现她的好,宇帆……”

  “妈,我知道了。”他再也听不下去,终于打断了张芸的话。张芸眼里闪烁着泪花,一半为他急,一半又为他心伤。通过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她终于认清了俞布琪和津宇帆在彼此心间的地位,明白自己的儿子此时正承受着割肉般的痛苦。

  只是,俞布琪已离去,她没办法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伤心一辈子,免不得要关心他。

  抹抹泪,她带上了哭腔道:“好,妈不管你了。”转身,抹着眼泪快步离去。

  津宇帆直直地矗立在门口,一动不动,眼底,眉下,压满了沉重的思绪。身大的身形伟岸,却孤独……

  俞布琪终于病倒了。她自忖着身强体壮,绝对不会轻易生病,最终,还是倒下。

  她得的不是普通的病,而是由于进入了‘兀’集团的禁地,在试图关闭安全系统时,触动了旁边的瘟疫病毒。

  为了防止混入奸细,基地的安保系统总开关早就植入了瘟疫病毒。这种病毒不仅具有极强的传染性,而且感染者会在二十四小时内毙命。

  这种病毒以败血为主,能将人体的红细胞迅速杀死,人会因为血液缺氧而死。救人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将原有体内的血液放干净,然后输入含有强劲的可以杀死此种病毒的药物的血液,将身体的血全部换一次。

  俞布琪只觉得全身都痛,似乎每一个毛细血孔都有针在扎。这种痛,不是普通人所能忍受的,她扭紧了一张脸,一张嘴咬得满唇是血,都没能压下那股疼痛,硬生生叫了出来。

  耳朵,乱轰轰地鸣叫着,她还是听到了医生的话。有多严重,她已经知道,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要去见阎王了。

  闭紧眼,整个身体已经抽到了极致的紧,脑海里,清晰地闪出了津宇帆的影子。如果她死了,津宇帆会怎么办?他会知道吗?最好不要让他知道。只是,真的好想他!越是接近死亡,越是强烈地想要见到他。

  泪,就这样滚了出来。

  “别怕,爸爸在这里!”突然,有人将她抱起,宽厚的胸膛,火热的温度,粗大的臂。这臂没有津宇帆那般霸道,轻轻地将她圈住,仿佛她是个易碎的瓷娃娃。

  “老板!”

  “兀哥,不能啊,会传染的。”

  俞布琪听到了各种紧张的反对声,慢慢睁开眼,看到了一副男人的下巴。孤独兀,他来了。

  知道她讨厌他,孤独兀从来不会出现在她面前,没想到,在这最后时刻,他会冒着危险进来。她努力地想要推开他,不想他接近自己,只是力不从心,身上的疼痛最终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孤独兀岿然不动,丝毫不理会众人的劝,只低头柔声问:“很疼吗?别怕,有爸爸在。”

  没有生过病的人,不知道生病时的脆弱,此时,俞布琪虚弱到连只虫子都没办法掐死。她倔强地咬着唇,脸,扭向了一边,但心,却因为他的这一声问而柔软了一下。

  她也受过伤,每次受伤都有津宇帆在身边,津宇帆只会让她愈加勇敢,更加努力地想要保全对方。而此时,她的眼睛竟一酸,欲要流出泪来。

  总听人说起父母之爱,原来,父爱是这么美好的一种东西。她抬眸,看到宇文婷的眼里泛着泪花,几乎要哭出来,她,是为孤独兀而伤心。

  直到这两天,她才知道,宇文婷既是自己生母生前的好姐妹,也是是孤独兀的续弦。而修宇靖,是她捡回来的一个孤儿。她跟在孤独兀身边好多年,都没有得到他的青睐,养修宇靖大抵是不愿意看到自己老来孤独。

  没想到,后来终于被孤独兀所接受,成为了他的妻子,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两个儿子,她没有见过,这些话,也是在扫地哑巴的比比划划中知道的。

  她再次推了推孤独兀,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能和孤独兀有所牵扯,不能对不起津宇帆。孤独兀还是没有理会,却对医生开口道:“还在等什么!现在,马上,施救!”他的声音急迫而威严,带了一股强劲的命令意味。

  “小姐身上的血要换光,必需找到足够多的血浆才行……这里根本没有血浆……”医生胆战地道。孤独兀有一双阴厉的眼睛,看人时,总会给人一种毒辣无情的感觉。一般的人都怕他。

  “还不马上去调取!”他的声音提高,硬生生地寒着,带着不能拒绝的威力。医生的腿软了软,宇文婷为难地走了过来:“已经去调了,但这里这么偏僻,一时半会怕也运不过来。布琪……怕也等不到那个时候!我们现在只能组织现有人员进行输血,大部队执行任务去了,留在这里的人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几个,能输血的恐怕……”

  兀集团的这处基地,设置了最顶级的保全系统,若有人攻进来,保全系统便会启动自救设施,对外发设最为强劲的各种杀伤性弹药,威力强大,绝对可以抵挡最强劲的特种部队的进攻。

  孤独兀向来秉承人能少则少,所以除了一些特用军队,并没有在基地内部留人。特用军队随时会参加各种任务,极少留在基地。现下剩下的都只是些无关紧要的后勤人员。

  “小姐的病非同一般,血液一定要精益求精,否则极有可能发生血凝。这三十几个人有一大半是研究人员,血液中可能带有放射性物质,是不能输血的。其他人就算马上进行筛选,程序也相当复杂……而且符合条件的人不会超过五个。”宇文婷无奈地道出这一事实,情况,变得棘手异常。

  俞布琪此时正承受着钻心的疼痛,虽然听到了这话,也做不了任何反应。生命,对于她来说,其实毫无意义,在命运扭转之后,剩下的,只有和津宇帆的分道扬镳。

  如果真的死了,反而会是一种解脱。于她,于津宇帆……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幸好青春有你萌萌兔
  • 独家侦爱恣歌
  • 让我先说喜欢你佚名
  • 逆婚云识浅
言情小说排行
  • 倾我一生一世糖宝
  • 一夜贪欢老婆大人请入怀微澜子墨
  • 城中情事冬日微暖
  • 忘不了你的温情小白
女频人气榜
  • 鬼眼神探道门老九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黑夜不寂寞
  • 他爱如狂,我自成殇流风
  • 予你青春,葬我情深流风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