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流年免费

字数 19万

简介: 《木影流年》是作者不会不爱写的青春校园小说。该小说描述主人公凌亦冉在大学校园里所见所闻所经历的故事,有率真混乱邪恶,背景显赫的杨晴;有霸气乖张,手段非凡的王阳;也有衣着不雅,玩弄感情的腐败女......,校园即是社会,所谓...

开始阅读 Like

木影流年

不会不爱

作者编号:4316

作品数量:1

不会不爱

内容试读

《木影流年》是作者不会不爱写的青春校园小说。该小说描述主人公凌亦冉在大学校园里所见所闻所经历的故事,有率真混乱邪恶,背景显赫的杨晴;有霸气乖张,手段非凡的王阳;也有衣着不雅,玩弄感情的腐败女......,校园即是社会,所谓的世俗,便是所有人都免不了得俗。利益与感情,谁才是生活的主导?

免费阅读

  一望无际的草坪上,那个模糊而又真切的身影,阳光温暖的照在他的身上。他双眼微闭,好像在等待着某个瞬间的到来,然后嘴角慢慢地上扬,一颗颗滚烫的热泪顺势而下。紧接着乌云渐渐袭来,黑暗淹没了光明,失去了人,失去了呼吸,四周静的出奇,漆黑一片。

  凌亦冉猛地睁开双眼,似乎分不清这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眼前的一片漆黑,让她感到恐惧和孤独。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做这样的梦了,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如此狼狈不堪地醒来。不知道梦里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谁,那抹仅有的光瞬间被黑暗侵袭又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自从妈妈走了以后,总是会在某个夜晚做着同样的梦,梦里大雨倾盆。有人说梦总是反的,可是她不知道她的梦应该怎么解释呢?是阳光、黑暗、笑容、眼泪?

  凌亦冉的妈妈在她八岁那年就拖着重重的行李消失了,她带走了凌亦冉最爱的那双高跟鞋,淡淡的蓝色,带着一抹妖气和孤傲。以前,每天放学回家凌亦冉总是会拿着妈妈那双鞋对着天空看,她只是想知道鞋子的颜色是不是和天空一样干净,她还会穿着它穿梭在她们简陋的平房里,听见那清脆的落地声,心里总会特别的踏实。直到妈妈走了以后,凌亦冉再也没有买过、穿过高跟鞋,因为她害怕,害怕听见空旷的屋里出现那虐心的落地声。凌亦冉的妈妈走的那天,没有像往常一样亲吻她的额头,然后亲昵地说“小冉,妈妈一会回来给你买巧克力哦。”他只是背对着凌亦冉,摇摇头,然后绝然的离开了。仅此而已。

  凌亦冉,从此戒掉甜食。

  天微微亮,凌亦冉伸手摸到床边的闹钟,赫然的停在了凌晨十二点。凌亦冉摇摇头,定睛一看,仍然是停在十二点上。突然,她无奈的笑出了声,肯定又是杨晴偷换电池了。她坐起身,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走到杨晴的床边,在他枕头下掏出他新换的国产山寨手机,差十分七点。凌亦冉轻轻地唤了他两声,便走去阳台准备洗刷,今天是大一新生报到的日子,凌亦冉被身为学校学生会主席的杨晴拉去做苦力,每年的新生报到总是会出现很多的乌龙事件,例如去年的新生报到,有位学生居然刚参加完同学聚会,满身酒气糊里糊涂的跑到女生宿舍,然后随便进了了房间便睡下了,嘴里还不时地大声嚷嚷“喝,再喝,咱哥们虽然分开了,但是心还在一起,大家一醉方休。”他这震耳欲聋的鬼扯,引来了大批女生的围观,拍出了很多的“佳照”,从此从此也这名新生也多了一个新代号“一休哥”。而且还会有很多的父母依依不舍地跑前跑后伺候他们的小祖宗,我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太过盛大,太过招摇,太过残忍。可是为了能在图书馆多借到几本书,凌亦冉总是会被杨晴要挟着做各种不想为之的事情,因为只有他能在不用借书卡的情况下,一下子借到二十五本书,还不用着急还。

  甚至有一次,杨晴居然拉着凌亦冉直接横冲入男生宿舍,一鼓作气的跑到四楼,推开412的宿舍门,直奔到躺在床上病怏怏的程果面前,嗲声嗲气地说:“果果,我可怜的小果果,我来看你了。没事了吧?怎么就突然生病了呢?”然后紧接着就是一个比一个不堪入目的亲昵动作轮番上演,全然不顾身后还有一个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凌亦冉。等到大概半个世纪过去后,他们才意识到还有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着他们。然后,杨晴头也不回的说:“凌亦冉,你不是去图书馆借书吗?再不去就关门了。走的时候别忘了把门带过来。”凌亦冉只得低着头一路小跑冲出宿舍楼,顾不得身后有多少莫名其妙又意味深刻的眼神。如果她知道那天他正好在上楼,看见了那么狼狈的自己,凌亦冉想她会更加无地自容的。

  当凌亦冉收拾完,坐在床边等待着某个猪头和闹钟殊死顽抗的结果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几句不耐烦的牢骚。凌亦冉起身顺势晃了晃上铺的杨晴,朝着宿舍门走去。说起她和杨晴两个人的小窝,还真有一段渊源呢。记得两年前大一报道的时候,奶奶突发心脏病危在旦夕,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的凌亦冉都曾想着放弃报道,放弃上学,打工挣钱好好照顾年迈的奶奶,可是在这个倔强的小老太威胁拒诊下,凌亦冉只能在奶奶身体平稳后才急匆匆的背着单包赶去学校报到。尽管如此,她还是迟到了一天,当她赶到辅导员办公室的时候,开门的竟然是杨晴,一番自我介绍后,凌亦冉才知道她是新任的学生会主席,而且还是在开学之前就已经默认的主席,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带给他无数荣华富贵的老爹,和她那个位高权重的学院院长干爹。他的老爸十分的疼爱他,在他老爸的眼里亲人永远都比挣钱重要,所以只要他的女儿有任何要求,他都会义无反顾、一如既往的支持他、宠溺她。当然不管怎样,当凌亦冉第一眼见到他时,她就喜欢上了这个个性率直、有点顽皮、有点小邪恶的女人。当她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定睛瞅了凌亦冉半天,然后得知缘由后,居然爽快让凌亦冉与他分享他的小窝---她那个干爹专门给他准备的双人宿舍。后来她们熟知后,曾问过杨晴当初为什么选择自己和他一起生活,他的一句话让凌亦冉一直记忆犹新,以至于许多年后他恶狠狠地辱骂她、背叛她,凌亦冉依然深深地爱着他。杨晴对她说“看着你单薄的身子,空洞的眼眸,突然间想做你的后盾,然后保护你,给你你期待已久的安全感。”

  还没等凌亦冉打开宿舍门,王阳就已经夺门而入,满腹牢骚的冲着杨晴大吼:“你大爷的,你不是说七点集合分配任务吗?这都七点半了您老人家怎么还赖在床上呢?”说完迅速地掀开杨晴的毛巾被,拉着她的胳膊就往下拽,疼的杨晴面部都扭曲了,眼睛还是紧紧地闭着。凌亦冉倚靠着门边看着这一对活宝无奈的笑了笑,她知道王阳来了,这样隆重的大场合杨晴就不会需要自己了,因为没有任何事是王阳摆不平的。就在前两天,学校总是有三五个的痞子瘪三样儿的混子每天都站在食堂门口调戏低年级的学妹,杨晴已经软硬兼施了n多次,依然拿这几个混子没辙,后来无奈下的杨晴只得找王阳帮忙,中午下课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杨晴拉着凌亦冉去看好戏。正当她们两个快赶去食堂时,就听见人满为患的食堂北门传来了一阵阵的求救声,两个小混子一个被王阳踩在脚下,一个双手被王阳拧过,痛得他们直狼嚎,其实也难怪他们了,谁遇到了学跆拳道学了十年之久的人都会悸怕三分的,更何况他们居然还在王阳进食堂门的时候拍了他的屁股一下,可想而知他们的遭遇了。

  凌亦冉穿上外套背上包,便一个人出门了,清晨的空气总是那样的怡人,充满了温暖的味道。校园里的人越来越多了7,大多是大二大三的学生来操场看热闹的,每年的新生报到总会吸引到很多的人群,图书馆也就因此冷清了,凌亦冉喜欢冷冷清清的境地,更喜欢了无人烟的荒芜,即使她怕极了孤独的味道。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宁静了,她带着杨晴给她秘密配的钥匙,蹑手蹑脚的进了图书馆。当然凌亦冉不是想要偷东西,只是想趁着图书馆开门前好好享受一下他的安详。推开门,迎面袭来了浓郁的书香,那种掺杂着太多情感的悲伤的味道,凌亦冉一直认为书总是悲伤的,没有谁可以永远陪着他,在无数个地方,无数个环境下,无数个性格迥异的人触摸它,感受它,而真正能走进它心里的人却寥寥无几,以至于书它永远是寂寞的,亦如曾经的凌亦冉,现在的凌亦冉,将来的凌亦冉。或许她喜欢的不是书的内容,而是书的本身,她被它那种同命相连的苦楚所吸引,被它的潇洒坦荡荡而折服,凌亦冉想只有它永远不会背叛自己。她漫不经心的在馆内走来走去,想要找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停靠。她走到文学著作前,顺手拿起那本《荆棘鸟》便找了个角落坐下了,其实这本书凌亦冉已经读过很多遍了,但是书的内容总是记不清,不知是他的思路不清晰,还是她每次看书时的心总是不能平静。凌亦冉隐约只记得书中的那段引子让她迷恋,“传说中有一种鸟,它毕生只歌唱一次,但歌声却比世界上任何生灵的歌声都悦耳,它一旦离巢去找荆棘树,就要找到才肯罢休。它把自己钉在最尖最长的刺上,在蓁蓁树枝间婉转啼鸣。它超脱了垂死的剧痛,歌声胜过百灵和夜莺。一次绝唱,竟以生命为代价!然而整个世界都在屏息聆听,就连天国里的上帝也开颜欢笑。只有忍受极大的痛苦,才能达到尽善的境界……也许传说就是这样。”有时候我会羡慕荆棘鸟,至少它的坚持让它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尽管这渺茫的希望会给它带来无尽的绝望和痛楚,但是我想它是快乐的,发自内心的欢愉,那种超脱生命的欢愉。

  阳光好似伸了个懒腰,便开始肆无忌惮的张扬,很快凌亦冉的手心已经被它普照出汗珠。凌亦冉喜欢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安静,她想操场那边的杨晴和王阳肯定忙的不亦乐乎,想到这,她便拿出手机给杨晴发了个短信。“晴,我在图书馆和阳光捉迷藏,忙完震我。”就在此时,图书馆的门悄无声息的被人打开了,有一个人正静悄悄的朝她走来,带着希望,带着毁灭,带着回忆。正当凌亦冉看的入迷时,不知不觉对面坐下了一个人,凌亦冉并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也没有听见他翻书的声音,她只是突然间听见了他额头的汗珠滴在书上那莫落的声音,“这样好吗?”凌亦冉随手翻了一页,然后头也不抬的自言自语,“没有经过书的同意便妄自轻薄它。”

  “这,这位同学,你是在说我吗?”干净清脆的声音里带着几丝的醇厚,他轻轻的合上书,然后有点羞涩的望着凌亦冉。

  “不好意思,我习惯自言自语,你就当我不存在吧。”凌亦冉依然没有抬头看他,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那样的干净,爽朗,带着莫名的胆怯。

  “早上去打球,刚回来,看到图书馆的门开着,我便走了进来,望着偌大的教室就你一人,好像缺点什么,便不由自主的拿起书坐到了你的对面,原谅我的冒昧,不过你读的那本书正好是我想找的,看完后可否借我看看?”略带羞涩的说完,还带着一点点的口舌,凌亦冉想他应该是紧张吧,可是为什么要紧张呢?自己又不是猛兽。

  “书吗?可以,我已经看过好几遍了,但是每次来都想再翻上几页,就好像这本书是我一位很好的朋友,每次见面不聊上几句,心里总会莫名的空落落的。”凌亦冉把书递给他,抬起头,看见了坐在她对面的男孩,凌亦冉想他应该是比自己小,他看起来很阳光,眼睛透着快乐,健康的肤色,简单地毛寸,笑起来左边嘴角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穿着阿迪的白色T恤,脖子里带着一条黑绳,一个戒指安静的躺在他的胸前,好像戒指上有字,模模糊糊,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管是他的人还是他的戒指。凌亦冉合上笔记本,放进包里准备离开,属于自己短暂的小世界有人侵入了,凌亦冉只得习惯性地选择逃避。凌亦冉提起包起身离开,对面的他突然站起来,挡在了凌亦冉的面前,这时候凌亦冉才发现原来他很高,一米八左右的个子,这个身高站在我面前凌亦冉已经认为很高了,因为他挡住了只有一米六的她的视线。凌亦冉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她在等待解释或者是回答。

  “请问你怎么会有图书馆的钥匙,这时间好像图书馆是不开放的啊?”

  “哦不,不对,你这是要去哪里?这本书你不看了吗,这样给我会不会不太好?”他挠了挠头,索性不再说话,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凌亦冉,好像在等着凌亦冉给他机会,该是怎样的机会呢?凌亦冉没有说话,没有回答,没有表情,没有微笑,侧了侧身走开了。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幸好青春有你萌萌兔
  • 独家侦爱恣歌
  • 让我先说喜欢你佚名
  • 逆婚云识浅
校园小说排行
  • 小甜蜜无影有踪
  • 正青春日天小子
  • 放学我等你喔林雪灵
  • 校园暧昧王子呆瓜瓜
女频人气榜
  • 白日不懂夜的黑君绝
  • 晚风渺渺浮往昔陆晓果
  • 鬼眼神探道门老九
  • 对不起,我爱你白马金羁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