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传闻免费

字数 95万

简介: 李志文苏瑶是《黄河传闻》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由作者荒山老狗写的一本现代灵异小说。我李志文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所谓规矩也是人定的。再说了,现在都啥时代了,剃头匠会的那些发式,也已经拿不出手了...

开始阅读 Like

黄河传闻

荒山老狗

作者编号:5286

作品数量:3

荒山老狗

内容试读

  几天前,我微信里莫名其妙多了个好友,叫“死亡轮回”,我看不到它朋友圈,也不知对方是男是女。

  我每天在理发店从早忙到晚,删它我都嫌浪费时间,也就没在意这事。

  直到有一天,死亡轮回发来条消息:

  “管隔壁老头要根烟,奖励五百。”

  我寻思这人逗我玩呢,就随便回了句:“你谁啊?几个菜喝成这B样?”

  死亡轮回:“不信你可以试试。”

  当时我正准备去理发店,恰巧隔壁张老头下楼倒垃圾,我就顺便管他要了根烟。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过了没多久,我真收到了来自死亡轮回的红包,五百元。

  这事就怪了。

  可不管我怎么问,死亡轮回都不告诉我它这么做的动机。

  这人不是疯了,就是有钱闲的腚疼。

  起初我寻思,可能有个故意整人的节目,先暗地里跟拍我,然后通过微信红包,迫使丢人的事,从而达到博观众眼球的效果。

  类似的节目外国也有,叫“社会实验”,网上有不少这种视频。

  但我不在乎,有钱赚就行,只要别让坏事,我管它丢不丢人呢。

  不久后,死亡轮回又发来类似的消息,内容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管人要根烟,管美女要手机号,午餐连吃三份盒饭啥的。

  奖励从三百到五百不等,干脆来者不拒,照单全做,短短几天时间,我就赚了两千多。

  想我李志文活了20多年,终于特么遇到件好事了,这钱赚的也太舒服了。

  但让我做梦都没料到的是,今天,“死亡轮回”直接跟我玩了票大的。

  我在县里开了家“志文理发店”,生意还凑合,上午那会,我正在店里给人剪头呢,死亡轮回突然发来消息:

  “过了午夜12点,有个穿黑衣,黑鞋,脚踝系黑绳的女人,会来找你理发,接待她,奖励五万!”

  我盯着手机屏幕,心脏哆嗦了下。

  前几天看电视,有个叫《匠人精神》的节目。

  说起匠人,至少有两个行当,现在基本已经绝迹了,第一个是赊刀人,小时候我偶尔还能听见,村里有人喊:“磨剪子菜刀哩!”

  另一个则是剃头匠。

  我们李家三代人,都是剃头匠出身,以前学手艺那会,爷爷曾反复叮嘱我,剃头匠有三大禁忌。

  首先,午夜12点是大忌,只要过了这个点,上门来剃头的,多半是些不干净的东西。

  这是其一。

  其二,穿黑衣黑鞋的女人,在剃头匠眼里,是不详的象征,在我们老家农村,出殡时,女人才会这么穿。

  而只有一种人,会在脚踝上系黑绳。

  死人!

  死亡轮回所形容的那个女人,剃头匠的三大禁忌,居然让她全占了!

  很明显,这件事有风险,但也解释了为啥,奖金能从之前的几百块,一下提到五万。

  我现在有些明白了,死亡轮回先是一步步引我上钩,让我尝些甜头,其目的就是为了今天。

  “你到底是谁?究竟想干啥?为什么……要我给那个女人理发?”

  “那女人又是哪来的?你咋知道她今夜要来找我?”带着一肚子疑惑,我连续发问。

  死亡轮回:“别问,照我说的做,钱一分不会少你。”

  为了表达诚意,死亡轮回先预支了三万过来,并明确表示,只要过了今晚,剩下的钱会立刻到账。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夜暴富,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正所谓狼行千里吃肉,想赚大钱而不承受风险?世上没这么好的事。而且我实在太缺钱了,我根本无法抗拒五万块。

  说句难听的,我李志文这条烂命,恐怕都不值五万。

  至于农村那套封建迷信的说辞,我也从来就没把它们当回事。

  我李志文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所谓规矩也是人定的。再说了,现在都啥时代了,剃头匠会的那些发式,也已经拿不出手了。

  此前,我专门去南方那边的美发沙龙,当了几年学徒,省吃俭用存了些钱,这才敢回县里开店。

  思前想去,我咬了咬牙,还是决定接下这活。

  夜里九点多,我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却不急着关门,而是独自留下来,惶恐地等待着。

  平常这个点,理发店早关门了,但今天不一样,我要迎接一位特殊的客人。

  拿了钱,事就要办。可我总感觉,就算让我给死人剃头,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害怕。

  好不容易过了午夜12点,大街上突然开始起雾,我瞅了眼门外,黑压压的雾铺天盖地,把路灯都遮住了。

  街上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我正在里屋看手机,就听咔嚓一声,理发店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穿黑色连衣裙,脚穿老式黑布鞋的姑娘,走了进来。

  这姑娘进屋的时候,带进来一大片灰色雾气,长发在雾气中散落,大半夜看的怪吓人。

  我深吸了口寒气,盯着她仔细打量,十月底的天气怪冷,这姑娘穿这么点出门,不冷啊?

  重点放在脚踝,我瞅的一清二楚,她两个光溜溜的脚踝上。各系了根细细的黑绳。

  “李志文,是你?”

  我还没开口,姑娘先把我认出来了,她居然是我高中时的校花,苏瑶。

  因为家里穷,我高中只上了一年,就去南方打工了,跟苏瑶也不是很熟,只知道她性子挺傲,有些瞧不起人,上学那会有不少男的追她,苏瑶都不怎么搭理。

  不过看到久违的同学,我也挺高兴的,这些年没见,苏瑶比以前更漂亮了。

  我赶紧招呼她坐下:“美女,这大半夜的,你咋一个人跑出来剪头啊?”

  苏瑶脸色有些白:“我睡不着觉,出来散步透透气,李志文,想不到几年不见,你居然成了托尼老师,混的不错啊。”

  笑着挠了挠头:“勉强维持个温饱,美女你呢?最近在哪发财?”

  苏瑶没回答我,而是冷冷问了句:“你这能洗头吧?”

  我带着苏瑶来到里屋,让她躺下,然后打开热水,见到老同学,先前的恐惧和不安一扫而空,不过我跟苏瑶本来就不熟,上学那会,虽然我俩同班,可我这种相貌平平的农村穷孩子,自卑是天生的,哪有勇气和校花说话啊?

  只记得,苏瑶从来没正眼看过我,高中一年,我俩几乎也没啥交集。

  洗头时,我和苏瑶都没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我无意间发现,苏瑶穿的这条黑裙子,样式特古怪,布料也很粗糙,裙子里外一共三层,显得又厚又笨重。像解放前农村妇女的着装。

  而且裙子上,用白线秀着些奇怪的图案,一环套一环的,我总感觉那些图案看上去特像……

  花圈!

  另外,苏瑶穿的鞋也不对劲,她这样的年轻姑娘,为啥会穿这种老掉牙的黑布鞋?

  鞋面上还粘了不少土,像是刚从地里爬出来的。

  按理说,苏瑶家里不差钱,不该穿这么埋汰啊。

  不过话说回来,苏瑶的发质真的很好,抓在手里又柔又滑,跟水草似的。

  洗头,按摩头皮,吹干一条龙过后,苏瑶对着镜子看了看,很满意地冲我笑:“多少钱?”

  我本来还想着给她设计个发型啥的,原来人家只是过来洗个头,出于客气,我连忙摆了摆手:“老同学,还要啥钱啊?你来捧场就够给我面子了。”

  苏瑶冲我眨了下美目:“李志文你真好,下次还来找你。”

  洗完头,苏瑶也不急着走,而是站在那,直愣愣盯着我看,弄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志文,我想求你件事……”

  过了好一会,苏瑶才打破沉默,小声道。

  我有些受宠若惊:“啥事你说,我肯定帮你。”

  苏瑶腼腆道:“我出门忘带钱了,你借我一百打车,行不?”

  这就是漂亮小姑娘的魅力,这种扯半天结果没带钱的,要换别人我早不乐意了,但在苏瑶面前我也没说啥,去里屋取了一百块钱,递给她。

  苏瑶拿了钱,跟我互相加了微信,约好改天道谢,就离开了。

  那天夜里我回家后,翻来覆去睡不着,苏瑶前脚刚走,死亡轮回就发来了转账,这人至少很讲信用,也不多墨迹,剩余两万直接到账。

  但这五万块赚的,却让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总琢磨这事的背后,透着股阴毒的寒意。

  死亡轮回和苏瑶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它咋知道苏瑶会在午夜,来找我洗头?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逆袭之天书上门TV帝
  • 冷皇毒宠:神医狂妃桃悠悠
  • 枪王秦峰独狼阿峰
  • 地狱使者东风不破
灵异小说排行
  • 乡村诡事火炬
  • 惊悚记忆墨客悠韵
  • 死人债小说非主流小哥
  • 活人回避风尘散人
女频人气榜
  • 蛇骨渴雨
  •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流年
  • 夜夜索欢:初婚老公,宠太深酥心糖
  • 老公我爱你佚名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20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