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梦百年免费

字数 114万

简介: 《筑梦百年》是由网络小说作家晏金所著的一本架空历史爽文。《筑梦百年》描述了主人公晏焕成的妖孽人生。讲述光绪年间,一个传奇家族在民族百年变革中,经历着困难,困苦的传奇故事!...

开始阅读 Like

筑梦百年

晏金

作者编号:2290

作品数量:1

晏金

内容试读

  《筑梦百年》是由网络小说作家晏金所著的一本架空历史爽文。《筑梦百年》描述了主人公晏焕成的妖孽人生。讲述光绪年间,一个传奇家族在民族百年变革中,经历着困难,困苦的传奇故事!

免费阅读

  公历一八九九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时值清光绪二十五年冬月二十一日)的深夜两点时分,远在四川省长寿县柏林乡一个叫高家湾的小地方,一座成凹字型排列的大宅子里主人晏焕成正一个人孤寂地坐在黑暗中。屋里没点灯,只有手中水烟袋烟头上有个一闪一闪的红光,他一言不发不停地咕噜咕噜地吸着水烟,在微红的闪光中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他那张饱经沧桑黑红面孔上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

  “嘭!”他狠狠锤了一下新近才漆好的八仙桌“杨妈--咋个哟!”

  他是冲着左边房门关得死死的睡房喊的。这时从睡房不时传出他那个年轻婆娘汪氏痛苦尖叫,叫声撕心裂肺。从十里外李家湾请来的接生婆杨妈从下午六时就忙着给汪氏接生,一直忙到这个时分孩子还没落地。你说他该不该着急呢。

  “三老爷,好啦!好啦!”杨妈答道。声音刚落,“哇”地以声屋里面传出来婴儿的啼声。

  “三老爷,太太生了个少爷!”过了一袋烟工夫,杨妈一头从睡房里钻了出来,一边用毛巾擦手一边喜孜孜地报信。

  焕成喜不自禁,一下子冲进屋,借着昏暗微弱的菜油灯光看见自己婆娘汪氏满脸汗水,凌乱的头发和衣衫都浸湿透了。她煞白的脸上露出疲惫的微笑,轻轻说了句:“相公,儿子、儿子……”

  枕边襁褓中一个毛头红红的婴儿正在酣睡,小嘴不时吮吸着。

  晏焕成笑得象尊弥勒佛似的,连声说:“好,好,……”

  杨妈跟在他身后,笑道:“将来,你家少爷肯定是个大贵人,瞧,一脸福相!”

  “哈哈,哈哈。”晏焕成开怀大笑,“杨妈,我们晏家出的都是大贵人啊。我这个儿子一定要中状元,出将入相,当个大官!”

  “是,是,三老爷,晏家世代都是读书传家,官宦公卿不断代呀。”杨妈很知趣,忙着附和道,“三老爷,给少爷起个官号吧。”

  焕成早已胸有成竹,脱口说道:“这娃是咱三房老大,又是泽字辈,叫他泽元吧。”

  “哦哟,好响亮的名号哟!”杨妈一拍手,唱到“三老爷,你真是福如东海哟。”

  晏焕成得意地“哈哈”笑了两声,说:“杨妈,你们稍坐一会儿。……”

  他转身穿过刚才坐的堂屋进了灶房。他去灶上锅中盛了两大海碗红糖鸡蛋。每个碗里都有二十个鸡蛋。一碗递给了杨妈,一碗则自己端着,坐在床沿边,用调匙一口一口喂汪氏。

  喂完汪氏后,晏焕成收拾了碗筷,才从怀中摸出二块银元递给杨妈。

  “三老爷,不用这么多。”杨妈忙推辞道。

  “莫客气,杨妈,这么远的路,又耽搁这么久的实践,值得的。杨妈,往后少不得还要麻烦你老人家的。”晏焕成让杨妈的手握住银元,说道。

  杨妈笑了,是呀,这个三老爷和他的婆娘都才二十多岁,往后晓不得生多少崽呢。

  “要得要得,我这个老嬷嬷就厚着脸手下啰。”

  “收好,收好,杨妈,您老人家请慢走。“晏焕成把她送出门,看着杨妈打着灯笼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才回到自己房中。

  睡房里母子俩都安稳熟睡着,寂静仿佛万物都消失了似的。晏焕成无声地笑了,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床前,盯着豆粒大灯光下的妻子和儿子,没有一点睡意,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那是百多年前大清顺治爷坐上龙庭的时候,晏家的老祖宗还在湖北一个小地方种田。二十八岁那年,父母双亡,只有他孤身一人守着两间草房三亩薄田,日子过得清苦极了。

  这一天听人说,官府告示,四川那边人少地多,只要肯去可以随意占地,占了地可以随意种田盖屋。他问得实信,狠了狠心,“老子有的是力气。出去闯一闯,或许还能发个小财,弄它个百亩田十间屋呢。”一跺脚卖了田卖了屋,买下十匹白布,挑着上了船,离开湖北,溯江而上。昼行夜宿,风里浪中行了一个多月,随身带的都吃光了。听说船还要走十天半个月,他嚷开了:“船家,我不去啦!下船,下船!”

  “喂,老哥子,再走十天半个月就是重庆哟,那里遍地是银子哟,不去就可惜啰。”船家劝道。

  “遍地是银子也罢,再过十天半个月,老子就成了一堆骨头渣渣,要金子也没用了。老子下船下船去,肚皮要紧!”老祖宗嚷道。

  “是呀,船家,你行个好吧。我和这位老哥子留在船上造孽呀。吃,没得吃的;喝,没得喝的;肠子,七根饿断了六根半,再熬下去,我们都得饿死。”同船一个老哥也嚷开了。

  “好,好,我让你们下船吧。”船家把篙杆一撑,船靠上了码头,放下跳板,“两位老哥,请走好。”

  “多谢啦!”老祖宗担上两捆白布,道了声谢随刚才那位老哥下船了。

  一上岸,那位老哥冲他一拱手。“老哥子,兄弟我先走一步,保重!”扬长而去。

  老祖宗看看四周无人,放下担子,用绳子把十匹白布捆了个结实,然后担上肩,沿着码头的石梯往上走。石梯上就是一条大街。刚刚踏上街口,马上围上一群人问他,白布卖不卖?老祖宗十分纳闷,自己把老家的田屋卖了十多两纹银,生怕在进川路上遭歹人抢了,只能换成谷子或白布才比较保险。为了便于携带他才换成这十匹白布的。

  “十两一匹!”他脱口喊道。

  “哇!”众人齐声叫道,“太贵了些吧,太贵了些吧!”虽然喊贵,却依然没人散去,依旧围看他喊。“便宜些,便宜些……”

  “十两一匹!一文不少!”老祖宗硬是不讲价。

  突然窜处一个瘦瘦的男人一把抓着老祖宗扁担:“十两就十两,这些布我全要了!”

  还没等老祖宗回过神,瘦子嚷开了:“让开,让开,钱家全收了……”一听这话,众人都散开了。瘦子拖着老祖宗来到街上一爿布店。一进店门瘦子喊道:“钱老太爷,财神到了!财神到了!

  “吴三,喊啥子嘛,“一个老者慢条斯理地踱着方步从店后门中出来,只见他白白胖胖,稀稀拉拉几根花白胡须、黑缎瓜皮帽,穿一件湖蓝缎长袍、外罩着暗寿字黑绸马褂,端着银水烟袋,大大地吸了一口。说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老太爷,瞧瞧,这是下江上好细白布,十两一匹,如何?”吴三点头哈腰,指着老祖宗肩上白布担子说着。

  钱老太爷走近,用手摸摸白布,说:“货还可以,十两太贵,八两。老哥子,如何。”

  老祖宗这才明白吴三是个掮客,只好还价道:“老爷,小的从下江坐船走了千里,八两实在亏啦。老爷再添点儿,九两。”

  钱老太爷微微一笑,眯着双眼,捻着胡须看看老祖宗,点点头,“好吧,后生还算实诚,本老爷就让你了。你叫吴三随后去堂柜上支九十两银票。吴三也去钱老倌那里支五百文赏钱。”

  “嗻!谢钱老太爷!”吴三打了个千,领着老祖宗下去了。

  老祖宗小心翼翼地把银票揣进怀中贴身的衣袋中,埋头往外走。吴三颠儿颠儿地跟去后面:“喂,老哥子慢走,听小的一句话。”

  老祖宗原不想搭理他。他知道吴三这种掮客没有一个不是奸巧小人,是沾不得的。

  可是到了街角僻静处,吴三一把拉住老祖宗:“老哥子莫走嘛,听小的一句,好嘛?”

  老祖宗见他死死抓住自己,只好硬头皮问道:“哥子,你还有啥子事?”

  “老哥子,你这回发大财啦,想干些啥?”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幸好青春有你萌萌兔
  • 独家侦爱恣歌
  • 让我先说喜欢你佚名
  • 逆婚云识浅
历史小说排行
  • 大宋将门青史尽成灰
男频人气榜
  • 辣手狂医不是蚊子
  • 征战诸神弧度
  • 半妖修仙传方墨
  • 书剑长安他曾是少年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