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宠:贺少很专情免费

字数 52万

简介: 《独家婚宠:贺少很专情》小说又名《婚然迷情:贺少请留步》是网络作家妙多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男女主角贺温连悠夏之间一波三折的爱情故事,连悠夏没想到男朋友居然脚踏两条船,连悠夏只能忍痛分手,没想到却遇到了他...

开始阅读 Like

独家婚宠:贺少很专情

妙多

作者编号:12286

作品数量:1

妙多

内容试读

  房间陷入静谧之中,空气里流动着暧昧的气息,连悠夏率先回过神来,推开了贺温,“说话就说话,干嘛突然靠那么近,我耳朵好着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贺温今天明显状态不对,连连悠夏故意给的台阶都没有接下。

  连悠夏被问得一愣一愣的,贺温的问题她要怎么回答,事实上她是想过要主动约贺温出来吃顿饭,叙叙旧的,毕竟大学四年同窗之谊不浅,但偏偏又不知为何,连悠夏有一种感觉,绝对不能在这段期间找上贺温,他的身上有一种被隐藏起来的危险的气息。

  连悠夏不可否认,她现在有点怕贺温。

  “我这不是才找了新工作,正忙着呢,哪儿有时间找你聚聚。”

  贺温根本就不相信连悠夏的说辞,直接点破,“连连,你有必要这么骗我么?”

  连悠夏心里一紧,“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就骗你了?”

  贺温移开了眼,声音里无比落寞,“孙子涵可以去找你,楚紫馨可以约你吃饭,就连只见过一面的闻亘你都能在今晚吃个饭,那你怎么就没能抽出一点时间来找我,哪怕只是一个电话?”

  连悠夏听得贺温一句又一句的质问,只觉得心里发酸,忍不住对贺温吼道,“贺温,你以为你谁啊?我见过谁,跟谁吃饭需要跟你打个报告么?!”

  “是是是,我贺温谁也不是,你连大小姐尊贵着呢,你爱跟谁吃饭就跟谁吃饭,我也管不着。”贺温着实是被气着了,开始口不择言,“但你把我推向楚紫馨又是几个意思?怎么着,你还怕我不能处理,自己专门来个特售!”

  “贺温,你跟我发什么疯,”连悠夏被贺温吓得一愣一愣的,“怎么又扯上紫馨了!”

  “连悠夏。你是准备跟我装傻充愣么?楚紫馨那个女人电话都打到我这儿了,怎么,我贺温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贺温,你别闹!”

  “我这算跟你闹么?”

  “贺温。”连悠夏看着情绪游走在崩溃边缘的贺温,顿时备感头疼,“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再谈好么?”

  “连悠夏!”

  贺温再次拔高了语调!

  屋子的空气再次被冻结,连悠夏与贺温相顾无言,连悠夏此刻内心掀起了波澜,曾经被她忽略的细节在这个时刻鲜明起来,眼前这个愤怒的男人形象越发深刻,那些尖酸刻薄的话语此时回想起来却透着缕缕温暖。

  连悠夏哑然失笑,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别扭,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贺温,你吃过饭没?”

  贺温万万没想到,沉默许久后的连悠夏的第一句竟是这个,他设想过上百种她拒绝他的场景,却没想连悠夏如此不按常理出牌,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贺温郁结,无奈道,“没有。”

  “那你在这儿坐会儿,我去给你煮点吃的。”连悠夏起身往厨房走,边走边说,“等会我们再好好谈谈。”

  “嗯。”

  贺温看着进了厨房忙碌的女人,端起水杯一口气喝完,那些原本翻滚的情绪被冷水浇灭,一点一点平静下来。

  贺温暗自悔恨,今天真是被孙子涵和闻亘刺激过头了,才会这么没轻没重地跑到这里来质问连悠夏。

  连悠夏是个怎样的人,他贺温最清楚不过,一旦挑明了这种关系,连悠夏绝对会拒他于千里之外。

  贺温陷入自责中无法自拔,连悠夏把做好的鸡蛋面端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低着头,灯光打在他身上,英俊的脸庞隐没在阴影之中的贺温。

  “贺温,”连悠夏轻轻地唤了一声,把鸡蛋面放在饭桌上,走向沙发拍了拍贺温,“发什么楞呢?你不饿么,快去吃点东西。”

  贺温回过神,抬起头,“这么快?”他动了动鼻子,“还真香,没想到出国三年手艺也没生疏。”

  “也不看看我是谁。”连悠夏把筷子递给坐在对面的贺温,“再说了出国怎么了,出国还是全靠自己。”

  “怎么会?”

  “那边的饭菜我吃不惯,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只有确实时间来不及的时候我才在外面的餐厅凑合一顿。”

  贺温大口地咬断面条,本该粗鲁的吃相,在他身上丝毫没有体现,反而吃得格外优雅,仿佛面前并不是一碗普通的鸡蛋面,而是顶级西餐。

  连悠夏最爱看贺温吃饭,不论是什么他总能吃出一种贵族的气质,当然,大学四年她也没少拿这件事打趣贺温,贺温却总是以连悠夏不够淑女作为反击。

  贺温半碗面条下肚,觉得胃里充实了不少,身上也暖和许多,便放慢了速度,开始问道,“连连,你能告诉我出国三年你都不联系我,是为什么?”

  三年不联系他,回国也不联系他。

  贺温最介意的莫过于此,连悠夏这种态度总让他以为在她心里,其实他根本连朋友都比不上,至少楚紫馨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他都不知道,可回国后连悠夏却主动联系了她,甚至于连悠夏把他的联系方式也给了楚紫馨。贺温忍不住自嘲,他怎么就这么死心眼,看上了连悠夏后其他女人便再也入不了眼。

  贺温的问题就像一柄利剑,目标直接准备地刺入了连悠夏的心房,心,一跳一跳地泛着疼。国外的三年并不如意,连悠夏并非真的不想联系贺温,只是,连悠夏不愿再回想,“我当时确实很忙,也没空联系朋友。我原本也想过要联系你的,只是每次都被别的事情耽搁了。”

  贺温又问,“那你为什么回国也不联系我?”

  “见面那天是我刚回国,什么都没打理好,怎么联系你?”

  “那这一个月呢?你又想找什么借口来敷衍我?”

  贺温停住了筷子,嘴角挂上了一抹连悠夏看不明白的笑意,看得连悠夏背心发凉。

  “贺温,你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渗得慌。我是真的很忙好不好,我现在是需要靠工作养活的人,能不把所有精力花在工作上么?”

  贺温眯着眼看了连悠夏一眼,得,还真拿没时间当借口敷衍到底了,连换个借口都懒得换。

  “得了,不跟你计较了。”贺温的汤面见底,吃得心满意足,“今晚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连悠夏听到这句话松了一口气,这位少爷总算要放过自己了。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联系方式拿给楚紫馨?”

  说完之后,贺温一直盯住连悠夏,不放过她面部表情的任何一丝变化。

  连悠夏瞪大了眼,疑惑了少顷,后恍然大悟,怒从中来,看得贺温心里发毛,这丫头怎么着还生气了?

  “死瘟神,你不要告诉我今天晚上你不辞辛苦地跑到我家闹这么一出戏,就因为楚紫馨有了你的电话,而你怀疑,哦,不对,应该是你就认定是我给她的吧?!”

  连悠夏一把夺过贺温手里的筷子,起身,绕到对面拉起贺温向门外推搡着,“赶紧给我走。”

  “你这又是做什么?”贺温迷迷糊糊地,怎么回事?

  “连悠夏,你给我住手”眼见快到了门口,连悠夏要伸出白皙的玉手开门,贺温连忙出声制止,“连悠夏,我才是受害者好吧?你这么对我,良心上过得去么?”

  连悠夏停了手,双手抱胸,冷笑道,“我有过不去的。贺温,我告诉你,我今天晚上真是脑子秀逗才可怜你,还给你下了一碗面。”

  “连悠夏,你这么说可真就过分了啊。”贺温见连悠夏冷笑,心里秃噜了一下,莫非这里面真有什么误会,那可不行。“那你说说,楚紫馨哪儿来的我的联系方式?”

  连悠夏此刻都懒得再跟贺温计较了,要说贺温傻吧,偏偏人家是高材生,大学的时候上课的时候见不着他,拿奖学金的时候可一次都没少他,智商高到令人发指。可这会儿呢,连悠夏只想用手指着贺温的光滑的脑门大骂一句傻瓜。

  “瘟神,你好好想想,楚紫馨除了认识我,她还认识谁,是谁的好朋友?”

  贺温靠在墙上,双眼一闭,又瞬间睁开。

  闻亘。

  真是好兄弟啊。

  连悠夏见贺温神情已趋于平日里的沉默,便知他已然想明白事情缘由。

  “行了。自己搞清楚事情经过了就赶紧回家洗洗睡了吧,这会儿都很晚了,你明天不上班么?”

  连悠夏又开始赶人,贺温伸手拦住要有所行动的连悠夏,“你着什么急,我还有事要问你。”

  “贺温,这三年不见,你的属性都改了,这么八卦,之前不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么,怎么又来一个,你还有完没完?”

  贺温淡定地说,“没完。”

  连悠夏成功被噎住。

  贺温得意地笑了笑,问,“孙子涵找你到底什么事?”

  连悠夏狐疑地看着贺温,“你怎么知道孙子涵找过我的?”

  “这是秘密。”

  “哦?”连悠夏摆摆手,“嗯,秘密的确是不适合与人分享的,我跟孙子涵发生的事情也是秘密。”

  贺温被连悠夏的机智打败,他十分迫切地想要知道孙子涵为什么会主动找上连悠夏,这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呵呵。连连,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存在秘密么?”

  “你说呢?”

  “我不就是正好去医院看病撞见了么。”

  “嗯?”连悠夏开始打量贺温,观察他哪里不舒服,“你哪里不舒服?有病你找我啊,现成的医生不找去医院花什么冤枉钱。”

  “你别转移话题。”贺温不想连悠夏担心,“赶紧说说,孙子涵那混蛋找你做什么?”

  连悠夏风轻云淡地说,“他下周周末结婚,给我送请柬的。”

  门口过道的走廊的灯并不十分明亮,幽幽地照着两人,贺温看不真切连悠夏此刻的神情,但连悠夏的语气实在太过平静,贺温不敢相信这真的就是连悠夏此刻的心理活动的直接表露。

  贺温想,也许她还是给自己留了铠甲,容不得任何人靠近她。

  “那你会去么?”

  小心翼翼地语气,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连悠夏仿佛突然有了勇气,“去,怎么不去。不过…”

  “不过什么?”

  “你要陪我去。”

  连悠夏笑着看着贺温,看着贺温目无表情的脸慢慢龟裂,绽放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只听得贺温说,“好。”

  然而一周后,事态的发展还是出乎了连悠夏的预料,她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久久不能回神,直到贺温一把拉过她径直从现场离开,她的理智才逐渐回升,手心的冷汗才止住了没有继续往外流窜。

  孙子涵的婚礼莫名其妙的取消了,又或者说妆容精致的李佳怡被放了鸽子,大闹婚礼现场,殃及池鱼,事态发展太过突然和迅猛,所有人都是处于懵圈的状态,现场失去控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连悠夏周末一早精心打扮了一番,她绝不想失了气势,李佳怡若是想看她萎靡不振,为了孙子涵痛不欲生的现状是绝不可能的。

  连悠夏不是一眼惊鸿的类型,她不是红牡丹,没有艳丽的色彩,也不是红玫瑰没有尖锐的利刺。

  她是一朵小雏菊,安静地生长,无息地绽放。不是有所有人都能看见她最惊艳时光的瞬间,但,一定有人可以看见。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逆袭之天书上门TV帝
  • 冷皇毒宠:神医狂妃桃悠悠
  • 枪王秦峰独狼阿峰
  • 地狱使者东风不破
言情小说排行
  • 哑妻撩人苏瑕
  • 爱你不复初幸福玛丽
  • 心房里的太阳姜小牙
  • 鸳鸯恨与卿何欢刘连苏
女频人气榜
  • 蛇骨渴雨
  •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流年
  • 夜夜索欢:初婚老公,宠太深酥心糖
  • 老公我爱你佚名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20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