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仙荒免费

字数 34.7万

简介: 万族鼎立,圣者争霸,诸王并起,奇才同世。绝代争雄的大世到来,谁主沉浮?强者一怒,山河破碎,天地崩塌,伏尸百万,流血飘橹。帝临绝巅,谁可成仙?少年西出紫金,背负血海深仇,胸怀惊天志,一路横推敌手,杀到世上无人敢称尊!什么神王体!古圣体!佛...

开始阅读 Like

纵横仙荒

九侯爷

作者编号:234

作品数量:1

九侯爷

内容试读

一条二十万里长的紫金山脉西起古昆仑,横贯禹王朝九十万里疆域,宛若真龙蛰伏,潜龙在渊,万古长存,笼罩着神秘色彩。

  禹王朝坐落西荒北域,比邻西荒西域,紫金城是疆域边关第一城。

  天地一片漆黑,狂风怒舞呼号。一道粗大的闪电陡然划过长空,将紫金城照的雪亮。

  “轰……”

  闪电撕裂长空,如银蛇乱舞,怒雷并响,声声震耳欲聋,镇西王府邸大院里的一株古松被焦雷劈中,顿时烈火熊熊。

  豆大的雨滴噼噼啪啪,似一颗颗铁珠从高天上砸落下来,敲捶心神,让人发寒、恐惧、不安……镇西王府位于紫金城东,占地千亩,亭台楼阁,假山怪石,回廊走道都是按照古阵图布置而成,神鬼莫测。府邸东南西北四方各有相同院落九进九出,首尾相连接成圆形,气势磅礴,圆心是一座高大主殿,殿宇斗拱飞檐,雕梁画栋,大气恢宏。传闻府邸内高手如云,卧虎藏龙,等闲人士难越雷池半步。

  王府离恨殿,书房内,一个十岁少年在通明的灯光下拿着一把寒气森森的匕首,仔细刮擦着一锈迹斑斑的物件。

  少年眉清目秀,鼻梁直挺,棱角分明,身着紫衣,头戴紫金发冠,他那一双修长的双手,左手稳稳托着一尊拳头大小,锈迹斑斑的青铜小鼎,右手稳健有力的握着匕首,仔细的刮擦。动作很慢,很稳,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凝视着手中的动作,生怕出一点点错。

  旁边,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剑眉星目,器宇不凡,双目炯炯有神,慵懒的歪坐在软塌上,右手提青花瓷酒壶,左手握着青花酒杯,一脸噙笑。

  二人双手动作一致,无非是握的器物不同。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抱美人马上睡。我的九弟九小侯爷,做事不要那么执着,三日前你剖龙尸得了这破玩意儿,每天不停的刮擦,整整刮了三个晚上了,别说铜锈,连根毛都没刮下来。倒是我那七星宝刀缺了几个口。心疼死我啦!”酒杯在青年食指上滴溜溜转,话落,一口饮尽,细细回味,一副极度享受的神情。

  “六哥,就你这破刀,还天级法器,没剐蹭几下就崩缺了,我敢肯定是水货。”

  风无恨停下刀,挺身站起,将书桌上的酒杯捏到指尖,仰头饮尽杯中酒,瞟了一眼六侯爷风烈,嘴角微扬,揶揄到:“我估摸着,你这三个晚上口口声声说,来监视我动刀子,其实是为了骗我的‘仙人醉’畅饮。你都喝了我七十壶窖藏十年的“仙人醉”了,这破刀最多也就值这个价,刀就先搁我这儿得了,等哪天九弟发达了,送你几件神兵玩玩。七十壶美酒也就不与你计较了。”

  风烈将眉头一挑,酒壶一放,大义凛然道:“去,紫金城谁不知道我六侯爷的七星宝刀是货真价实的天级法器,你区区七十壶酒想把六哥打发了,没门。若再来七十壶,我看在兄弟手足的情份上,是可以勉为其难把宝刀赠与你的。”

  逍遥侯风烈,离恨侯风无恨兄弟二人斗嘴谈笑,浑然不觉死神已在悄悄接近。

  王府紫金殿,风天南一身紫袍,两鬓已斑白,魁梧威猛,不怒自威。此刻,负手立于大殿走廊,虎目凝视院落中,被雷罚轰击缓缓倒下的古松。双眉紧锁,填满岁月与历经沧桑的眼角皱纹微微抽搐。

  苍松长青,民间信奉为长寿,院中古松被天雷轰击,人是否亦会如松,不久将面临如古松的命运?

  大雨蒙蒙中,烈火熄灭。

  风天南心中升起更加强烈的不安,心悸得厉害,隐隐觉得危险在接近,灾难随时会降临。

  心悸、不安,这种感觉从三日前开始,他征途归来,紫金城以东三百里外的古渡河畔斩蛟屠龙,血染战甲,险些饮恨,蛟龙凶威可见一斑。第九子风无恨剖龙尸剜出一尊拳头大小的青铜小鼎。禹王朝以鼎为尊,偶得一鼎并无稀奇之处。小鼎锈迹斑斑,异常沉重,虽感觉非凡品之物,仔细探查却又一无所获。

  望着滂沱大雨,漆黑朦胧的天穹宛如人生路,不可预见,未来亦是一片朦胧。风天南不经意神思往昔……茫茫大山中,一个平凡无奇的凡人小村落,他本是村中最出色的猎手。那一日,他深山围猎,背负一名重伤垂危的少女,奔逃凶兽出没的古岳大山。铁箭吿馨,大弓已折断,拳轰群狼,脚踢猛虎,他以强壮的凡人之躯,徒手撕裂九条饿狼与三只猛虎。少女感念其恩,与之喜结连理,并传授传延年益寿的修行之法,自此他命运转变,数年后走出大山,投身王朝……他非皇亲国戚,也无显赫背景,十六岁投身王朝,二十岁立下不世功勋,加官进爵。

  禹王朝虽然仅是九十万里的一个小国,但一介凡夫能封侯成王,祖坟不仅冒青烟,简直喷火了。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个成功的女人。

  昔年的少女不仅默默支持丈夫的事业,更是生死相随,大小百战中多次舍身救夫。

  最重要的是,相伴九十年间,她为他生了九个儿子。

  十年前,他与她血战西荒北域,血战中诞下第九子,因此饮恨伏魔山,从此阴阳相隔。

  十载悠悠,思念自难忘,常伴孤坟诉凄凉,尘满面,鬓如霜……风家九子,老大、老二被封胜王、定王,其余七子皆封侯。

  一门十父子,三王七封侯。

  十年来已经传为佳话。成了紫金城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十年来,他不知多少次为她黯然流下英雄泪。

  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泪不轻弹。英雄流泪岂非比流血断头更悲壮。

  那一天,伏魔山,风无恨来了,风无恨他妈去了。

  风无恨他妈临终前为其取名无恨,这是伟大的爱,无私的爱,无畏的爱,天地间最伟大的莫过于母爱。

  风天南似乎是对妻子的追忆,亦或是对妻子深入骨髓的情义。这十年来他对第九子十分溺爱,甚至超过前面八个儿子,这或许是因为第九子是她生命的延续。

  “轰……”

  电蛇乱舞,天雷炸响,雨更大了。

  雪亮的闪电,雪亮的刀光。

  一道十丈长的雪亮刀光伴随雪亮的闪电陡然劈下。

  风天南陡然惊觉,汗毛直炸,多年的生死大战锻造出临危不乱的镇定与冷静。体内精气滚滚,一道气浪勃然席卷而出,宛如惊天巨浪。紧接着,元力澎湃,化成一个大拳头浮现头顶,携带着无敌之信念,猛然轰出。

  与此同时,神念传音紫金十八铁卫速去离恨殿护卫。

  天幕似乎被撕裂,七彩光华冲天。

  “轰!轰!轰!”

  王府的守护大阵被强大的力量轰击,四击之下轰然崩碎。

  府邸有四重大阵防护,来犯者以力破法,竟然一击轰碎一重大阵。

  九十万里疆域仅四个洞天级势力,三十六福地级势力,福地级势力最高修为不过虚道境,洞天虽有神明境高手,却从不敢于禹王朝结梁子,与风家也无瓜葛。

  镇西王府邸的四重大阵足以轰杀神明境以下的修士,而来犯者以力破法,毫不费吹灰之力便破了四重大阵。这意味着有神明降临,是洞天级或洞天级以上的势力出手,风家有大劫!

  难道是某个洞天来犯?还是王朝中的某一势力?

  来犯者有神明存在,风家今日必定遭劫。

  大阵已破,风天南来不及多想,全力出手,元力滚滚,在雨中激起巨浪。

  虹芒闪烁,十三道身影出现在雨中,身影被虹芒笼罩,倾盆大雨遇到虹芒自动分开。

  十三人都身着漆黑盔甲,只露出冷森森的眸子,与黑暗融为一体。手持漆黑的战刀,动作整齐划一,散发出强大的杀伐之气。漆黑的盔甲在闪电照亮的瞬间亦闪烁幽森寒光,似一群来自修罗地狱的黑杀神。

  风天南大感不妙,一声大吼,声震九霄,腾身而起,朝离恨殿冲去。

  人影绰绰,数百道黑影出现。黑袍裹身,头顶悬浮刀枪剑戟各类法宝,散发蒙蒙光华,煞是诡异。

  两股强大的人马。难道都是为了一尊锈迹斑斑的青铜小鼎而来?抑或小鼎只是一个借口?还是隐藏有不为人知的惊天秘辛?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幸好青春有你萌萌兔
  • 独家侦爱恣歌
  • 让我先说喜欢你佚名
  • 逆婚云识浅
仙侠小说排行
  • 仙绝荒古师易天
  • 九重天阙绣装秀才
  • 不败仙途佚名
  • 永仙记玉关
男频人气榜
  • 辣手狂医不是蚊子
  • 征战诸神弧度
  • 半妖修仙传方墨
  • 书剑长安他曾是少年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