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门明侠免费

字数 17.9万

简介: 以唐末五代初为历史背景的小说,他是墨学传人,为了天下大同的抱负,他以兴天下大利,除天下之害为己任,与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并肩作战,不惧狂风暗涌,传经布道、仗剑天涯。中途几经迫害,几近沦丧!但大任在肩,岂容低头?英雄是怎样炼成...

开始阅读 Like

墨门明侠

研石

作者编号:26

作品数量:1

研石

内容试读

墨家,除了蒋玄晖,傅子义,全部被杀。

  血腥味弥漫整个道观。

  虽然朱友文将他们妥善安葬,但是,又怎么换回他们的生命呢?

  傅子义背着时节用向山下奔去,时节用却拼命叫唤着说:“大师兄,你怎么只救了我呢?我们快回去救师父他们吧!”

  傅子义经过刚才一战,本来就有些吃力,现在背着一个少年,累的气喘吁吁。他大步向前飞奔,一面对他说:“拿什么救人?是靠孱弱的你,还是靠已经没了半条命的我?”

  又叹气说:“恐怕,他们也已经死了!”

  时节用默然不语。

  又向前飞奔了一阵子,看到前面有几户庭院,傅子义纵身一跃,跳进其中的一户人家,将时节用放了下来。

  屋内的老婆婆听到声音,急忙冲了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老婆婆看是傅子义,吃了一惊,说:“孩子,你回来了?”

  傅子义累的浑身是汗,点头笑着说:“是的,婆婆,我回来了。”

  婆婆又看到时节用,回身是伤,傅子义也满头大汗,有些奇怪,忙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傅子义心中另有盘算,来不及多说,只是嘱咐说道:“王婆,我师门现在有难,待会无论是谁来问,都不能说看到我了。”

  又指着时节用,说:“这位小兄弟,请王婆替我照顾几天,如果过几天还没有见到我,就请尽快带他离开。”

  王婆没有多问,点头答应。

  傅子义道谢,没有多在言语,转身跳出墙外。

  时节用一时不明白,怎么师兄好端端的就突然离开了?

  王婆只是和颜悦色的对他说:“小兄弟,我扶你进屋里先歇会儿。”

  时节用不好意思的答应着,王婆因为矮的缘故,托着时节用的样子,还有些好笑。

  原本师兄刚才放他下来,他就只能勉强站立在那里,在道观中,站起来,也全凭勇气,现在勇气已经过了,才发现浑身酸软无力。

  王婆和他正要进屋内,从里面迎出一个姑娘,看样子要比时节用小那么两岁,伸手也搀扶着时节用走进屋里,坐在椅子上。

  时节用抬头打量她,发现她模样可人,不知道怎么的,一看就觉得很聪明。他母亲曾经对他说过,聪明的人,眼神往往都有灵气,还记得那一天,他对着镜子比对了很久,无论怎么做,似乎都做不出有灵气的模样来,一双眼睛,又呆又直。

  小姑娘笑眯眯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他伸出两个手指,说:“我有两个名字。”

  “哪两个名字。”

  “一个是我爷爷为我取的,叫做时宁,另一个,是师父为我取的,叫做时节用。”

  小姑娘皱眉,说:“你师父怎么为你取了这么奇怪的名字。”

  时节用正要答话,王婆说:“你们先在屋内呆着,我出去溜达溜达,不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慌张。”

  小姑娘答了一声好,王婆走了出去。

  时节用觉得奇怪,说:“王婆为什么要我们不要慌张。”

  小姑娘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你这样子,似乎在逃命,是不是?”

  时节用点头。

  “既然是要逃命,难道没有追兵?”

  时节用恍然大悟,又说:“那师兄干嘛离开?”

  “只要逃命,就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你师兄把你丢下来,其实是救你啊!他将别人引开,这样你不是就有机会活下去了吗?”

  时节用又是恍然大悟,逗得小姑娘哈哈大笑。

  小姑娘又故意正色,吓唬他说:“不过你师兄漏了一点。”

  时节用迷惑不解。

  “追兵追了一阵子,肯定会发现怎么逃得这么快,他们只要肯细细那么一想,就会发现有古怪,然后转身搜查,到时候你就逃不掉。”

  时节用一惊,觉得有道理,忙说:“那你同王婆快逃吧,我脚现在不灵便,不能拖累了你们!”

  小姑娘反而丝毫不惧,悠哉地走到床头前,从包袱中取出一瓶药膏交给时节用,说:“先涂上。”

  时节用看她完全不慌张,想起母亲也曾经对她说过,胸有成竹的自然不慌张,因为自知事情能够被掌控。他忍不住多打量一下这个小姑娘,常言说,人不貌相,说不定这小姑娘真有什么绝招。

  他将裤腿卷起,挤出一些药膏涂抹在腿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他咬牙咧嘴,拼命忍住叫喊,额头冷汗。转而对小姑娘说:“你叫做什么名字?”

  “我叫水秀。”

  “那你姓什么呢?”

  “不准问我姓什么!”

  时节用见她面露愠色,很奇怪,想这姓氏能够妨碍什么事情。

  水秀看他又是一脸不解,说:“你想想,我这个名字,单叫一个水秀还能听听,如果加上一个姓氏呢?”

  时节用歪着脑袋,想了许久,朱水秀,张水秀,李水秀,王水秀,好像的确都没有单听着有灵气。

  正想着,突然听见外面传来蒋玄晖的声音。只听见蒋玄晖问王婆说:“王婆,你有没有见到我师兄?”

  “咦,他回来了?”

  “是啊,我师兄回来了,还干了欺师灭祖的事情!”

  “啊?你师兄做了什么事情?应当是误会吧!”

  时节用有些慌张,想王婆可千万不能相信他的话,立即强忍着疼痛,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水秀拦住他,低声问他:“你要做什么?”

  时节用面色焦急,说:“我不能让王婆信了他的话,我不要紧,绝对不能让他们追上师兄!”

  水秀又乐了,说:“你听下去在决定,别着急出去。”

  只听外面说:“王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师兄离开墨门这么久了,不知道怎么了,回来就变了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将墨家上下都毒杀了!”

  水秀一惊,咦了一声,回身看向时节用,没想他居然是墨家子弟!

  又听见王婆说:“哎,没想到出了这个乱子,我当真没见着,以往还觉得他挺有良心的,没想到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咦,你身后这几位是?”

  “哦,这几位正好在墨家做客,正好同我一同来捉大师兄。”

  “原来如此,那你赶紧去找吧。”

  “好,王婆,不过有没有水喝,我有些口渴了。”

  时节用吓了一跳,慌里慌张的要向屋内逃去。

  水秀又是拉住他,一脸好笑的说:“我当墨家弟子都不畏生死。”

  时节用当然不畏生死,他严肃的说:“我当然不怕死,但是我这么死,不值得!”

  水秀发觉误会了他,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蒋玄晖开了大门,水秀看过去,连同张天杰三兄弟,另外还又多出六位,一共十人。其中一人示意,另外五人继续沿着痕迹追去,那人同蒋玄晖,张天杰三兄弟,连同一位矮胖男人迎进屋里来。

  水秀急忙让开,又为他们搬了椅子。五个人坐下,王婆就站在一旁,神态自若。她自认为神态自若反而不会有什么把柄,然而蒋玄晖深知王婆待傅子义如亲生儿子一般,如果她此时跟他据理力争,哪怕情绪稍有起伏,蒋玄晖都有可能不怀疑她,而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有问题。

  蒋玄晖坐下,又站了起来,四处随意打量着,问王婆说:“王婆,这小姑娘是谁?”

  王婆有些无奈,只好说:“这姑娘的身份现在不大方便透露。”

  “哦,为什么?”

  “玄晖,还是不要多问,这姑娘的身份你问不得。”

  水秀原本还想装模作样,让他们不在意自己,但是已经被拎出来拷问了,也没法避,只好吐着舌头说:“我父亲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只是不巧,他来到这里,正好有事,王婆在江湖上也是有些名号的,所以认得我父亲,就暂时让我留在这里。”

  蒋玄晖听得是鼎鼎有名的人物,虽然很想问个仔细,又不敢过分盘问,心理暗想,是不是我师兄叫来的帮手,如果真的是帮手,又鼎鼎有名,怎么不直接出来?

  又看向同自己一起过来的人物,心理又想,虽然大师兄武功荒废的大不如前,如果再来一个鼎鼎有名的人物,恐怕我们五个人都要毙命于此才对。

  那几个人中,原本发号施令的那位,站了起来,他身材高大威猛,豹子眼,一看就是生猛的人物,叫做庞师古。他走到小姑娘面前,上下打量,看她也衣着普通,眯着眼睛问道:“可曾听过空城计?”

  水秀也笑眯眯的说:“要我证明不是空城计吗?”

  庞师古点头。

  “好是好,只是我怕我证明出来,你们也就没法活着了。”

  庞师古脸色惨白,隐隐想到一个人来,恰好这个人的确有差不多这么大的女儿。而且,恰逢武林大事,那人如果要前往太原,也的确会路过此处。

  想到这里,手心泌出冷汗来,左右不定,不知道下面应该怎么做,如果这样离开,恐怕会被二公子朱友文怪罪。

  这时,蒋玄晖又说:“庞师古将军,不如我们继续追下去吧!”

  庞师古一听,觉得妙极,一方面刚才也只是说留下来打探一下,没有查到结果,也自然可以把罪责怪在那五个人头上,与自己无关。

  正要离开,突然听到有一阵动静,再一看,从床底爬出一个人来,正是时节用!

  时节用怒目相视,浑身战栗,虽然双腿难以站立,还是扶着旁边的东西,作势要冲过来。

  庞师古大喜,冲上去,想要擒住他,却被水秀拦住,水秀大声说道:“你若要动他,我就让我爹爹杀了你!”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幸好青春有你萌萌兔
  • 独家侦爱恣歌
  • 让我先说喜欢你佚名
  • 逆婚云识浅
武侠小说排行
  • 气御千年风御九秋
男频人气榜
  • 辣手狂医不是蚊子
  • 征战诸神弧度
  • 半妖修仙传方墨
  • 书剑长安他曾是少年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