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之玉佩免费

字数 34万

简介: 《情缘之玉佩》是由破浪创作的一部幻想小说,主角是顾雪,端木杰,此物乃为师珍藏多年之宝,也是许多江湖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当年引得江湖动荡不安... 红衣女子这才回过头看着有些局促的端木杰,忽然噗哧的笑了出来。 端木杰是...

开始阅读 Like

情缘之玉佩

破浪

作者编号:10742

作品数量:2

破浪

内容试读

  阳光依旧是那样的明媚,斜斜地射进山谷,山谷里树木不少而且枝繁叶茂,几乎挡住了所有的阳光。

  一道灰色身影突然从地上跃向树干,右脚猛地在树干上一蹬,身子朝后方斜向上飞去。手中长剑迅速挥动,只听见钢剑不断发出如同银玲颤动时候的吟鸣。

  灰色身影落地的时候照射到地上的阳光突然的多了一些,然后就有一阵树叶从树枝上飘飘落下。身穿灰色衣服的少年眼光如电,面色冷峻。

  “三百八十四…三百八十五。唔,没有了。”灰衣少年嘴里轻轻地数着,他再抬头,头顶的一片斩落,树叶已经完全被他斩落下来。而且树枝一点都没有被伤到。这几百片叶子就是刚才灰衣少年从树干上蹬向身后的这一瞬间的成果。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要是寻常人看见了一定会大吃一惊,不相信这是人力所能做到的。

  “不行!也还不是我的实力!”灰衣少年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然后又对一跃而起跳向另外的一株大树,当他再次落地的时候他的身后又纷纷落下一片树叶,“三百八十八!”这次有了一些进步,灰衣少年脸上还是没有多少的缓和。他还对这样的成绩感觉到不满意。

  随后的一个时辰之中,这个山谷里不断的发出剑鸣,地上的树叶也越来越多,一个灰影不断的在其中闪烁挥动手里的长剑。

  灰衣少年体内的力量并不能支持他很久,到了最后他的最好的成绩也就只有三百九十片叶子。正当他有心无力坐在树枝上气喘吁吁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笛声忽然传来,笛声十分的悠扬婉转,让灰衣少年听了觉得精神一震。

  随后他抓紧时机赶紧打坐闭上眼睛入定。这是师父的笛声,拥有商人解出一些疲乏的功效。

  十几个故意的时间之后灰衣少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贵妇了许多,就不再浪费时间,他知道师父一定是有事找他。

  山谷上方悬崖边,一个面戴面纱的白衣女人正静静地看着灰衣少年迅速的在从山谷里通向地面唯一的一条石阶路上飞奔上来。速度很快,简直已经变成了一道灰色的影子。

  白衣女人脸上露出淡淡微笑,她对自己这个弟子的修为已经很满意。

  不多久,灰衣少年就到了她的身边,对她深深地躬身行礼,恭敬地说道,“师父。”说花的时候他的头没有抬起来,因为那样做在他认为是不礼貌的,而他对他的师父又是这样的敬爱。他的师父叫做冷月,这两个字也是他在一年前不经意间知道的。

  当然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喊出这两个字,包括嘴里和心里。

  白衣女人这就是冷月看着眼前已经比自己高大的徒弟,心里微微有些激动和感触。思绪又回到了十八年前。

  那是一个平常的雨夜,她当时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战斗,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身体却是无比的累了。

  她在旷野里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酒家,当她以急速就要进入酒家的时候,却突然听闻到了酒家外面马棚里一个沙哑的婴儿的哭声。

  冷月微微皱眉,走到马棚里看到了一个篮子篮子里有一个正在微微哭泣的男婴,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生命迹象微弱。冷月不再多想什么,抱起男婴就走进了酒家。

  最后冷月确定这是一个别人不要的孩子,冷月就决定自己抚养这个男婴,也算是自己的第一个弟子,但是想到自己的弟子是怎么来的时候她心里无奈的笑了笑。给他随便起了一个名字——端木杰。

  十八年又做母亲又做师父,冷月可算是把这个孩子拉扯大了,而且武艺也算可以,资质聪慧。并不出众的相也让冷月很满意——这年头,谁出头最快谁死的最快。

  但是就只有一点,那就是端木杰十八年来都生活在这片深山之中,没有见过许多的人,性格难免有一些纯真,容易听信别人的话。

  许多容易上当受骗的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也被轻易地。

  冷月不免有点后悔当初自己只顾着忙自己的事把端木杰丢在这里不管不顾。也为端木杰的前途担忧。

  于是冷月决定让端木杰出去试炼一番。毕竟她已经把端木杰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

  冷月心里虽然思绪万千,但是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她对端木杰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展开手指,一根串着半块白色玉佩的项链出现在她的手里。

  端木杰微微抬头看着自己的师父还有玉佩。眼里尽是疑惑。“师父,你这是…”

  冷月对他笑了笑,“我要你去帮我做一件事,这半块玉佩就是必须物品。你戴上它。”

  端木杰没有问要交给他的是什么样的任务,只要师父说一句,要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有些好的迟疑。虽然冷月没有太多的对他有什么知恩图报的教育,但是端木杰从小酷爱读书。对仁义理智信的理解相当深刻。

  冷月看到自己的这个弟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断算不告诉端木杰自己的这一声叹气到底是为了什么,“杰儿,你知道我为什么叹气吗?”

  端木杰不说自己不知道,他能猜得到许多的答案,就算是错误的他也不会说不知道来欺骗自己的师父,端木杰恭敬地回答道,“我想是因为弟子很愚钝,不知道师父想要要我做的是什么。”

  “呵呵…”冷月倒是被端木杰的这句话气的笑了起来。而她的这一声笑让端木杰更加的疑惑。师父是一个很少笑的人,虽然也不怎么严肃,给端木杰的印象就是又像是父亲又像是母亲。

  其实冷月一直都在努力的做这样的角色。

  冷月看着手里的半块玉佩说道,“我要你去京城平阳王府把另外的半块玉佩找回来。你会遇到的这样的玉佩有很多,如果你找到的另外半块玉佩能和这半块玉佩严密的合逢在一起,那么就是真的,找到它,然后带回来交给我。”

  “是,弟子一定去办好。”端木杰还是不和冷月对视。可是他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说出来,脸上变得顿时有些红了起来。

  冷月看出了端木杰的不自然,于是问道,“怎么?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

  端木杰看了看师父的脸色,最后还是下定决心问道,“京城在哪里?”冷月怔了怔,心想自己担心的事情这么快就出现了。

  “你不仅仅需要知道京城在哪里,而且我需要你自己去熟悉外面的世界。这个我不会告诉你。你自己去找。”冷月心里信心有些痛楚,自己教导了十几年的徒弟居然连路都找不到。

  这不仅仅是京城在哪里的问题,而是从京城在哪里这个问题之中反映出来的许多问题。

  端木杰喂喂有点意外,不过脸色很快就回复正常,师父曾经对他说过只要用心去做,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冷月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杰儿,你这次出去,我只有几点需要让你知道。你一定要好好的遵守知道吗?”

  端木杰迅速点头,“师父尽管说,弟子一定照办。”

  “我不是要你做什么行侠仗义的事情,这些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还怎么做。我要对你说的,就是你在外面的防身之术。第一,美貌的女子不可以轻易相信,敬而远之。第二,不要轻信任何人,任何人都可能会利用你。第三…是你的东西最后会是你的,不是你的东西再怎么强求也没用。”

  端木杰歪了歪头,想要问什么,但是后来没问,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冷月转过身去背对着端木杰,“你的盘缠在你的房间里,明天一早你就上路吧,我在这里等着你。”说着把玉佩项链亲自给端木杰戴上。

  然后端木杰只感觉到自己的耳边忽然的一阵微风拂过,抬起头来的时候,师父已经不在了。

  端木杰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心里还有许多的话没有说出来,师父就这样忽然的给他这个任务。但是端木杰这才反应过来,那可是去京城。自己又只是一个没有走出过山林的野小子。

  看来还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师父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可是端木杰知道自己这么一去可能就是很久,师父怎么就说了些几句话就不见了?

  端木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能猜透师父的心思,然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其实冷月并没有走远,她隐匿在树林里一直看着端木杰,最后端木杰走了之后她才动身离开。冷月已经把端木杰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怎么会交代了任务就舍得离开呢?她只是想要端木杰学会坚强。虽然他表面看起来冷酷,其实那是纯真的表现。

  没有人比冷月更加了解端木杰。为了端木杰的未来,冷月知道自己必须狠心。

  端木杰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行李都已经被师父收拾好了,以前自己没有来得及清洗的衣物现在都已经干干净净的被折叠好放在自己的包裹里。

  冷月给他的钱也有一个拳头那么大小的布袋装着。钱袋上面还写着一行小字“重要物品慎重存放。”

  钱财对于一直都生活在深山里的端木杰来说并不重要。他也知道在外面它的重要性。所以就把钱袋贴身放好。

  这一夜端木杰无法好好睡着,因为明天就要离开,离开这个他生活十八年的地方。外面的世界他只有在书上才了解过。想象和现实的差别之大,在这一刻就明确的表现出来。

  端木杰走出门抬头看向天空,果然还是星光璀璨。夜风也并不冷。景物也只是有点模糊。这一切都还是那样的熟悉,想到明天要离开就有点害怕起来。

  端木杰想要去找师父说不自己现在的心情,又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最后还是觉得自己需要保持更好的精神状态上路,回到房间在床上辗转反侧把自己当做烧饼一样翻来覆去的半天之后才勉强入睡。

  第二天一早端木杰还是没有看到师父,他细心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行李,下山的时候对冷月房间所在的方向深深地磕了几个头。默然下山。

  下山到达一个小镇之后已经天黑,端木杰找了一个河边的客栈吃饭休息。

  吃过了好好的一顿饭之后端木杰对柜台里的掌柜说道,“老板,请你过来一下我有事向你请教。”

  掌柜的看见端木杰身上带有兵器,知道他是一个闯荡江湖的侠客,不敢怠慢,连忙跑过来对端木杰点头哈腰的说道,“客官有什么要求您只管说,能做到的小店一定尽量满足你。”

  端木杰被这样热情的掌柜弄得不好意思起来,他进来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掌柜的对其他的客人有过这样的热情,然后端木杰想起了自己的师父对自己最后说过的话,不要太信任任何人。

  当下他的心里也就慢慢地提防起来。

  “京城怎么走?”端木杰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依旧毫不保留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掌柜的愣了一下,明显没料到这个年轻人居然问这样的问题。

  “怎么,你也不知道吗?”端木杰有点疑惑了。他并不知道掌柜的是什么样的想法。

  掌柜的很快就回复过来,连忙笑着说道,“不是不是,京城在北方,现在是夏季正是涨潮的时候,客官如果要去京城的话最好走水路。就在小店的正北方向有一个渡口,你给船家二十两银子他就能将你搭送到京城外的龙头港。”

  “那么走旱路呢?”端木杰还不明白走旱路和水路有什么区别。他就像是一个新生的孩童,一切都还要重新接触学习。

  掌柜的笑了笑,耐心地给端木杰解释道,“客官有所不知,旱路不但道路漫长,而且天气正热,花钱不讨好。而且路上时不时的有出来剪径的强人,也会给路过的行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少侠要走水路的话我家有个表弟正是做船客的,我可以给少侠联系一下,十八两银子就可以了。”

  掌柜一脸的关切之色,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个人行走江湖真的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他也只能尽到他的能力帮助。

  端木杰点了点头,“谢谢掌柜的。没事了。”

  掌柜的很识趣地离开。端木杰心里在想自己是不是太多虑了,笑了笑,最后他还是觉得自己想太多,这世上应该还是好人多一些。

  第二天一早,端木杰就在掌柜的带领下来到了渡口,这里的人很多。交了十八两银子之后端木杰获得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中午船开始出发。在出河口的地方端木杰看到了一艘二十来丈长的大船。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端木杰惊叹不已。于是问他身边的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说道,“兄台知道那是什么船吗?为什么这样巨大?”

  商人対这样的事物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轻蔑地瞥了端木杰一眼。“那是平阳王府的船,也并算是大船,最大的船是皇上的宝船,足足有五十丈长短。那可是真正的神作。小兄弟你是不是刚刚走出师门?如此大惊小怪。”说着商人的脸上尽是向往的神色。周围的人听了他们的对话都笑了起来。

  端木杰心里也在暗暗咂舌,但是看到周围的人,他也知道自己大惊小怪了,于是心里决定之后遇见这样的事情再也不问。

  但是慢慢回想起来刚才商人说的话,又不免大吃一惊,连忙问商人说道,“平阳王府的船?那是平阳王府的船?!”冷月师父就是让他进入平阳王府去取得另外半块玉佩。在这里遇见平阳王府的船,难免有些惊异。

  商人以为端木杰和平阳王府有什么关系,立刻回答道,“是的,那是平阳王府的船,小兄弟认识他们?”

  端木杰摇了摇头,商人大感失望。转头看向另外一边不再理会端木杰。

  几天之后端木杰终于到达京城,京城更加的繁华,远远的就望见它高大的城墙。进入城中的时候端木杰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满街都是人。

  正当他想要找一个客栈暂时住下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抓贼啊!抓贼啊!”的呼喊。

  端木杰回头一看,一个手里握着一把雪亮匕首的猥琐男人飞快的向他跑来,猥琐男身后不远处一个衣着华丽的老者奋力的追着。

  猥琐男的速度极快,看到前面大姐上的人多了就猛地一个转身跑进了右边的一条小街。并没有人敢阻拦手里有凶器的猥琐男。

  老者的神情异常的慌张,端木杰二话不说运转自己的轻功朝小偷追去。

  小偷已经转入一个小巷子,以为后面没人追了才慢慢放慢脚步。端木杰看见小偷年纪应该不大,并不想伤害他,在他的身后厉声喝道,“站住!”

  小偷看见身上照样拥有武器的端木杰,眼中露出凶光。站在原地握紧匕首等着对端木杰施展。

  端木杰不知道小偷要做什么,以为小偷已经害怕,腰间挂着的长剑也没有取下来。等到了小偷身边的时候小偷不等端木杰说话,突然就挥动匕首朝端木杰的胸口插去。

  端木杰迅速提气后退,倒飞一丈。正当他要拔出长剑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迅速地飞向小偷,然后只听见小偷一声惨叫倒飞了出去滚在地上。

  红影停下,段木啊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美貌的女子。

  这时候老者已经从后面赶到,望着小偷已经被制度,自己的黄色钱袋在红衣女子手里,于是上前对红衣女子说道,“谢谢小姐出手帮助,这里面有我的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请把它还给我。”

  红衣女子笑了笑,把钱袋丢还给了老者。老者千恩万谢的走了。

  红衣女子这才回过头看着有些局促的端木杰,忽然噗哧的笑了出来。

  端木杰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年轻美貌的女人对自己笑,当下脸色就红了起来。搓了搓手,对红衣女子不自然的笑着说道,“谢谢你。”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逆袭之天书上门TV帝
  • 冷皇毒宠:神医狂妃桃悠悠
  • 枪王秦峰独狼阿峰
  • 地狱使者东风不破
奇幻小说排行
男频人气榜
  • 半妖修仙传方墨
  • 网游之天下无双失落叶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心动可乐
  • 醉缠欢绵羊雅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