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仙君免费

字数 106.1万

简介: 《九天仙君》是由银色翎创作的一部玄幻小说,主角是陈吟,在他人纵横六合八荒之时,陈吟还是个蝼蚁,等到陈吟崛起之后,这世界就整个颠倒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陈吟很是奇怪的暗想着,身后是一片青青草原地,面前是一片荒芜高原...

开始阅读 Like

九天仙君

银色翎

作者编号:9766

作品数量:1

银色翎

内容试读

  “啪”一记耳光狠狠甩在陈吟的脸上,留下五道鲜红的爪痕。

  面前是一个俏美的少女,有着靓丽的背影,紧绷的双腿,滑腻的肌肤…

  现在她转过来头来,陈吟可以看清楚她那双如同珍珠一般的眼眸,在其中闪烁出小兽一样凶横的目光。

  脸上隐隐生疼,但陈吟咂摸了一下嘴巴,露出笑脸,说道:“hi…”

  看着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少女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羞意来,不过在转眼间就消失不见,恶狠狠瞥了陈吟一下,哼了一声,用力踩在他的脚背上。

  脸上一阵抽搐,但陈翎纹丝不动,倒吸了一口冷气,掂浪了一下自己的脚尖,呵呵轻笑一声,便后退了一步。

  车后面的人很多,有老有少,夹杂在其中的气味实在不那么好闻,若非如此,陈吟也不会凑上前来靠近这少女的身侧。

  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闻着那丝丝的清香,又兼如今这世道越穿越暴露的衣着,实在是让人会很情不自禁的去触摸一些不该碰的地方,譬如是美貌少女的嗯…那啥。

  一记耳光带来的影响不是那么想象中的大,或坐或站的人们各个冷眼旁观着,看到陈吟转目四顾,便扭过头去或是低头下来继续着他们的悄悄私语。

  “嚓”的一声,所有人都随着刹车向后仰去,站在陈吟面前的那个少女也不例外,一身清凉的她向后倒过来,陈吟一手用力把握住支撑架,一手又一次毫不迟疑的扶了上去。

  借着陈吟这一把扶助之力,少女在短暂的失衡之后,便站稳了脚跟。

  不过他的臂弯还揽在自己腰间,让这少女禁不住的自问,他到底是趁机占便宜还就是想着揩油?

  似乎是忘记了脸上还留着五道红爪,陈吟不无怀着好意提醒说道:“刚才呢,就有提醒说要到站了…”就在说话间,少女一面挣脱着他的手臂,一面羞红了脸庞低声娇斥说道:“还不快放手。”

  放手就放手罢,陈吟不无遗憾的想到,已经到站了,这小小的美少女就要说离别了,唉…

  唉声叹气间,陈吟靠近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她目瞪口呆的眼光中,灿烂一笑,扬头而去。

  在他的身后,那少女张着一脸不可思议的低声唾骂着。

  美丽的邂逅让人迷醉,用遮阳帽挡住自己的面部垂头休息中陈吟有些叹息,往事不堪回首,有多少旖旎的情愫让此刻的自己追悔莫及。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罢,有了痛的领悟之后才知道学会去珍惜。

  电车还没有启动,看来还得等待一会,没有休息软铺的陈吟又叹一声,这样坐好几个小时实在是会让人腰酸背痛。

  有些嘈杂的车内在即将启程之时安静了下来,陈吟暗自欣喜,身旁座位上无人,看来可以躺着…

  思绪还在喜悦间,一人急急走过来,坐到了他的身旁,不等陈吟拿下遮阳帽,这人在转辄间便低声唾骂道:“是你?!”

  听着耳熟,还在失望中的陈吟有些不敢相信,睁开双目看向眼前的少女惊喜的说道:“是你呀。”

  四目相对中,一颦一笑,对面坐着的是一对中年夫妻,似乎听得两人交谈就以为陈吟与这少女是朋友,就算不是,看着他俩人的年纪,应该也是同学什么的关系,于是那男的咳了一声笑着问道:“看来你们认识…?”

  陈吟不去看这面前满目都是怒火的少女,转脸过去向着他展颜笑着点头说道:“嗯呢。”

  “不是!”少女咬牙切齿的说着,抬起她芊芊玉指向着陈吟就想骂出口,不过看着面前之人清秀的脸庞,心中不知为何一软,把头扭了过去,哼了一声就背对陈吟不说话了。

  好像是闹别扭了,那中年男子有些尬尴,陈吟在他迟疑间赔笑解释说道:“她就是有这么一点小脾气…”

  无耻啊!

  这世人怎么有这么不知廉耻的人呢!

  双拳紧紧握着,柔软的胸脯在起伏不定,少女瞪大了双眼转过头来,一眨也不眨的紧盯着陈吟看。

  …

  陈翎与当面中年男人的话题已经扯到了现在的时局上,听他们有搭没搭聊着,所谓谈笑风生便是面前之景吧,少女心底奇怪的自问着。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是那种男人,不行,自己不能让他得逞,必须让他暴露出他的本性来!

  “喂,…你说她漂亮不漂亮?”炫目的荧屏上有个美女,穿的非常少,燕肥环瘦。胡乱的插嘴,少女单纯的想到只要他承认,就能让他露出狐狸尾巴来。

  心照不宣的与当面男子相视一笑,陈吟正色说道:“也就一般吧…”

  呵呵,少女心底冷笑了一声,又问道:“一般?那你说在你的心目中怎么才算是…”

  “嘭!”

  巨大的声响传出的同时,车厢翻滚起来,或许是高达几百里的时速让这被撞的动车不能立即停下来,花容失色的少女还没有醒悟过来,就被陈吟搂抱在怀中,听着他沉稳说道:“不要慌。”

  五脏六腑好似易位了一般,天旋地转间,仿似过了许久,有一人撕裂开车厢外皮走了进来。

  这个人的身材异常高大,孔武有力,双目环视中,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众人,慢慢走向这边来。

  一双死寂的双眼盯了下来,他如同是巨人一样站立在陈吟与少女的面前,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冷冷看着。

  “何必如此?”摇摇晃晃站立起身的陈吟一边将颤抖着的少女放下,一边转脸过去面对他。

  “蓬!”

  刚刚站立起身的陈吟被他一把掌甩倒在地,少女看得双眼发呆。

  原本平整的车厢内陷了下去,可见这人的力量何其大,恐惧的后退,面前的两人都不是人,只有在电影中见过的场景真实展开在自己眼前之时,自己并不像意料中的那般冷静。

  用力支撑着,站立出身来,不过在为少女遮挡之时,还是伤及了自己的身躯,短暂的麻木之后,一阵剧烈的疼痛自大腿上传来。

  “咳…”

  看着弯腰撑着身体咳嗽中的陈吟,这面前高大之人冷冷说道:“是想死在这里,还是跟我回去?”

  眼光自近旁倒卧在血泊中的那对夫妻看起,近百人或死或伤,陈吟一脸的苦涩,抬起头来说道:“何止以如此。”

  一道光幕突兀出现在少女的面前,笼罩在那个人的四周,似乎在压制着他。

  看着眼前泛着幽蓝光芒的屏障,在高大之人冷笑中说道:“想不到堂堂…”

  陈吟没有把话说完,就在说话的中间,一个箭步就跃身而起,向着偏僻角落中的一人冲过去。

  那是个相貌堂堂的年青人,或许初一见这人会感到满脸正气,但他的眼中总有一股阴翳之气藏在里面,显得非常阴鸷。

  光幕的力量好像还不能制约住那人,那人穿身通过之时,那道光幕像玻璃一般破碎了,那人手中似是握着什么,但少女什么都看不到,她想不到他为什么那样做。

  似是畏惧,似是忌惮,就在那人冲出去之时,原本站在自己与他面前的那高人之人也向着他冲了过去,他高高扬起他的拳头,没有任何犹豫就狠狠砸了过去。

  闭上双眼,少女有些为那人担心起来,虽然事情不是很明了,但相比突兀出现的两人,至少那个轻薄自己的还算一个好人,不会乱杀无辜。

  “乒乒乓乓”一阵乱斗过后,少女听着期间那人数次哈哈大笑起来,最后在一道强烈的光芒过后,少女晕了过去。

  三岁之前的事情记不清了,三岁之后的经历有许多历历在目。

  这是一座高山,这是一座峭峰,陈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自己是一个孤儿,吃过百家饭,用过千人餐,无论是颓废还是不羁,一直都活得坦坦荡荡,直到有一天自己似乎变成了电影中的超人一样的存在。

  这些都是外人眼中的自己,然而只有自己知道,那些能力所来并非偶尔,而是通过修行得来的。

  正所谓前尘似云烟,过去的似乎与自己已经无关了,陈吟呆呆看着眼前悬空而起的一座奇峰暗暗想到。

  前事已了,尘缘已断,似乎来到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陈吟站立起身来,向着山下而去,体内没有丝毫的真气,似乎自己已经变成了凡人,那么想到达眼前的那座奇峰上去,势必要绕行了。

  何谓神仙?

  神仙是指神话中能力非凡、超脱尘世、长生不老的人物。

  神可分为“天神、地祇、人鬼”三种,亦有先天尊神与后天封神两类,先天尊神如三清,后天封神如关羽。

  而仙,是指神话中称有特殊能力、可以长生不死的人,仙不同于神有先天的存在,仙只能通过后天的修炼而成。

  一座青山,一座古朴道观中。

  “似这般可得长生么?”糯糯问话的是一个粉琢玉雕的小孩,亲昵的揉捏了一把肥嘟嘟的小脸,峨冠博带之道者捋须长慨道:“不能!”

  不能、不能、不能…

  这两个字在自己耳畔回响,小小的人儿,就是曾经的少女不禁有些悲戚,来到这个神话般的世界之后,为了求仙访道,不知走了多少路,偷偷看觑了自家华丽的车马仪仗之后,又接着想,不知化了多少善缘,这才寻着了这么一世之谓“真人”的修行道人。

  可惜,可叹,可恨!

  都是些沽名钓誉之辈,都不是些什么有真本事之人!

  罢了,罢了!

  不如就此归去。

  既起意离开,小小个子立即站立起身,甚至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了,口齿轻灵喝说着,“走,走,快走!”随即扔下接济之物,扭头就走!

  如画一般的山林,陈吟踯躅前行。

  奇兽飞禽啸声不断,陈吟有些胆颤心惊,没有道路小径,没有人踪形迹,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在行。

  这是什么地方?

  怎的地上长的草,水中游的鱼儿都与自己记忆中不相同?

  晴空万里,阳光洒落之下,河水清澈,清荷红花,处处都彷如是仙境。

  饿了摘一颗果子就能充饥,渴了饮一把湖水便能人清气爽。

  穿过一处满是绿水清波的园子,登高来到一处满是黄土高岗的地方,陈吟稍微尝试了一下,便重新退回了那被自己命名为百草苑的园子。

  前路有太多危险,在那荒芜的黄土间,有不少危险存在,若非自己见机得快,恐怕已经葬身其中了。

  没有看到是什么样子的猛兽,也没有见过其他人等,只是那窸窸窣窣令人害怕的踪影。

  不知是何物,不知是人还是其他东西,陈吟不想在登顶那座奇峰之前,死在这里。

  在这仿似没有边际的地方寻觅出口,但一无所获,只有河水青草,除了其中一些小小的异兽。

  有状如松鼠的,有状如蟑螂的,有状如白雀的,…他们大抵都是些小动物。

  如是没有见过那座奇峰,活在当下陈吟觉得也无所谓,可惜见过了那座悬空奇峰之后,陈吟总觉得自己应该上到那里去,也不枉自己出现在这里。

  两日后,制作了一把劣弓的陈吟携带着十来支箭重新出现在那一片黄土地上。

  看着眼前的一切,陈吟很是奇怪的暗想着,身后是一片青青草原地,面前是一片荒芜高原地,何来这么迥然异别?

  没有迟疑,小心翼翼的前行,踩着黄土地,一脚深一脚浅的前进。

  一只状如穿山甲的异兽出现在陈吟的面前,看着它毫毛倒竖的样子,陈吟觉得有些可笑,没有去刺激它,小心翼翼的想从它侧畔绕过。

  不等陈吟有所动作,这只状如穿山甲的异兽猛然向他“嗷嗷”叫的冲了过来。

  之前不敢走这条道是因为手无寸铁,如今手中有了劣弓,陈吟不作二想,一箭就射了过去。

  没有预料中的那般样子,这只异兽的外层皮质异常厚实,箭矢断裂了,陈吟在慌乱中一顶被它撞了个跟头。

  狼狈逃窜,不敢在这逗留片刻,陈吟头也不回的狂命奔向来路。

  “吁吁…”

  气喘不定,陈吟有些发呆,这地方实在诡异到极点,坐到地上愣愣看着一只金花鼠两支小手捧着一颗小小果子在啃着。

  那穿山甲没有跟着来到这里,陈吟突发奇想,小心靠近金花鼠。

  金花鼠似是没有见过人,根本就不怕陈吟,在他手掌抚摸着它同时,还“吱吱”叫了几声,似乎很是快乐。

  擒住金花鼠,站起来身来走向那近在咫尺的黄土地,金花鼠随着陈吟靠近那边,身体开始扭动起来,似乎非常不安。

  心中有了猜测的陈吟放下金华鼠,仰头向天上望去,喃喃自语道着,神仙手段?

  且就一日而论:子时得阳气,而丑则鸡鸣;寅不通光,而卯则日出;辰时食后,而巳则挨排;日午天中,而未则西蹉;申时晡而日落酉;戌黄昏而人定亥。譬于大数,若到戌会之终,则天地昏蒙而万物否矣。再去五千四百岁,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故曰混沌。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逆袭之天书上门TV帝
  • 冷皇毒宠:神医狂妃桃悠悠
  • 枪王秦峰独狼阿峰
  • 地狱使者东风不破
玄幻小说排行
  • 戮战仙途依天
  • 霸血神皇名剑
  • 不朽神帝项华
  • 重生之逆天狂少左手
男频人气榜
  • 半妖修仙传方墨
  • 网游之天下无双失落叶
  • 穿越影视之升级系统希毕齐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心动可乐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