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债免费

字数 26万

简介: 小说原名《死人债》又名《鬼剃头》导读:刀仔欠下巨额债务,不得已偷陪葬品贱卖还钱。不想还了活人钱,欠下死人命! 你做过缺德事吗? 当然你有没有做过,我也无从可知…… 反正我做过,且还得到了报应! 我呢,是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

开始阅读 Like

死人债

佚名

作者编号:62

作品数量:2305

佚名

内容试读

  你做过缺德事吗?

  当然你有没有做过,我也无从可知……

  反正我做过,且还得到了报应!

  我呢,是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平时都会开车送进入殡仪馆火化,月收一万二。

  本来按理说有这工资我的生活应该过的很滋润,然而我生性好赌,即便卡里曾经有十万,都被我赌光。

  结果到现在欠着十二万的,有时候会被人用刀追着我还钱。不得已,我只能想尽各种办法筹集钱来还债。

  甚至,我还把主意打到了我接送的死者身上……

  这天,的人又来催我还债,威胁我再不还钱就杀我全家,可是现在的我实在是没钱了。

  就在我无计可施之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殡仪馆的伙计打给我的,让我出车接。

  整个殡仪馆里的工作人员,只有我有两年的驾驶经验以及熟悉附近的路线。做这一行的,必须得按时送到殡仪馆,每一个时辰都有特别的事情要做。

  这次接的死者是一名女性,因为感情的事儿割喉,开始没能死去,直到从楼上跳下来才死得透彻。真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了儿女私情而死,值得吗?我他妈欠了十二万利贷都没想过要去死。

  开车来到逝者家里,作为殡仪馆的运尸工作人员,进入逝者家收取红包是应该的。红包数目不大,这家人也就小康模样吧,有点意思冲煞好兆头。棺材在客厅摆放着,死者的母亲哭的泣不成声,扶着死者母亲的是死者的妹妹,长得还挺好看的。

  运送棺材一路来到殡仪馆,我与死者家属一起把棺材推进殡仪馆里的一间小屋子里,里面放置着佛经和一喇叭,因为在我们这里死者火化之前,需要有人念诵经文超度。

  当然,念诵经文,还是我来做。因为技多不压身,多技多赚钱,做这个我又能捞到一些外快。

  “小霞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死者的母亲趴在棺材上泣不成声:“你都快要结婚了,为什么要做这么傻的事情呀……女儿啊!你外婆留下来的一只玉坠我打算给你做嫁妆的,只能给你做陪葬品啊……”

  死者的母亲哭得跪在地上,看着我们把棺材推进屋子里。

  “各位家属,火化吉时还没到,你们先去那边休息一下。等时间到了,我再通知大家!”我的一个伙计对死者的家属说道。

  我把房间门给关上,换上一件袈裟,然后打开小小的音乐。前几分钟还在认真的念经,但后来我脑子里一直回想着死者母亲说的那句话,说是有陪葬品。

  贪欲还有追债的困扰在这时让我动起了歪念头。

  我停止念经,慢慢的打开棺材,一张画过妆容的脸呈现在我的面前。殡仪馆各个都是人才,化妆师能把一个死人化妆成明星样,工资高达五万!当然,化妆师对着有几个小时,而我只是念经十几分钟而已。

  “有怪莫怪啊。”我双手合十对着棺材里的女生拜了三下,然后伸手进去摸索着她的脖子。当我看向她的脖子时,这脖子被割过的痕迹,有点腐烂程度。

  脖子戴着的玉坠非常的显眼,看来值不少钱,应该是个古董。我把这个给卖了,说不定能还上我那欠下的巨债。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心情难免有些忐忑,说不出来的紧张和害怕。

  “等我解决了燃眉之急,再送一条给你,谢谢啊,你安息吧。”我对着女尸嘀咕道。

  因为是低着头取玉佩,我的脑袋得钻入棺材内,与女尸的脑袋只有十公分的长度而已。当我取下这玉坠,感觉有人在吹我后脑勺。我吓得扭头一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现象。听前辈说,看死人的时候,被吹后脑勺,会被鬼剃头的。

  我回头,哆嗦着双手把玉坠小心翼翼的藏在衣兜里。

  按照常例念完经,把棺材推到火化室后,亲眼看见棺材被火化,我这颗心也就放下了。骨灰是由咱们的工作人员收敛,一般来说,玉坠这种玩意儿在高温下,也会融化的。和骨灰融合在一起,也是情有可原,所以家属也看不出什么猫腻。

  当天晚上,我美滋滋的买了盒饭回到家里。结果走到一条巷子后,被人拉进旁边的小巷子内,我一看,完了,是债主找我还钱了。

  “刀仔,玩潜水啊?”面前一个光头佬,叫做张有财,就是这家伙贷,以至于我欠下十二万的债务。他把我手中的盒饭摔在地上,指着我怒道:“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都说过几天啊。”我缩着脖子回答。

  “过几天?”张有财一巴掌扇到我的脑袋上,骂道:“过几天老子去帮你上坟烧香好不好?”

  “我刚从那边拿货回来,卖了才有钱还给你。”我眨巴着眼睛说道。

  “缺不缺德?”张有财又是一巴掌扇到我的脑袋上,骂道:“你跑去翘别人的棺材,这种缺德钱我不会要的,它会跟着你的!如果我他妈再借不到我那笔钱,你等着给你全家收尸吧!我说过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知道吗?”

  我抬头看着张有财,心想着这杂毛该不会真的吧?他旁边的两个小弟对着我就是一脚,吼道:“问你知道没?耳聋了吗?”

  我蹲在地上捂着肚子,奋力的点点头。

  回到家后,我把玉坠拍照咨询专家。专家说这玉坠最少值二十万!二十万!我不仅仅还了债务,还能赚回八万。我赶紧放上论坛找卖家,然后坐在电脑面前干等,这一等,就是等到十二点。

  只听见电脑一声叮咚的提示音响起,我一看,有买家留言,让我打个电话过去。于是我拨通了买家留言的手机号码1342255……

  这号码刚拨通,那边忽然出现丧乐。我吓得赶紧挂下电话,骂道:“你老母的,耍我!”

  “叮咚……”又是一个提示音响起,不过这不是手机提示音,而是我家门口的门铃声!

  我怀疑是债主来找我,因为我不仅仅只欠一个人的钱,还有其他人的一些小数目。

  所以我并没有马上开门,而是先通过猫眼往外面看去,结果只见一片静悄悄的,根本没人在外面。不过这种事情我遇见多了,肯定有孙子躲在外面然后拿着棍子准备揍我。

  幸好我机智,在门口隐蔽处装了个摄像头,我回到电脑旁看了一眼监控,外面没人,看来是以为我不在家,走人了。

  但是当我坐下凳子后,门铃声又传来。我连忙抬眼去看屏幕,难道他们知道我在家,又回来了?可是屏幕中显示的依旧只有空荡荡的楼道。

  这让我诧异,不会是我幻听了吧!但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红色的身影在电脑屏幕中闪过,毫无征兆,吓得我往后倒退了一步,脑袋撞到一旁的柜台,刚刚那身影,让我想起了棺材里的女尸。

  幻觉,都他妈是幻觉。我在殡仪馆工作有一年之久,这种诡异的行为,见过不少,可都是心理压力太大而造成的。我拿起一根棍子,打开门,外面只有绿色通道的灯光,天花板上的白炽灯一闪一闪的,显得有点吓人。

  旁边,是楼梯,我抬头看着楼上,没有动静。

  再看下楼下,也没有人。

  “,该不会真的这么邪乎吧?”我小声的嘀咕着。

  赶紧关上门反锁,结果房子里的灯忽然熄灭,身后的窗户一股风刮来,徐过我脖子,一股凉意渗入我的身体内!

  我握着棍子,猛地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窗户确实打开着,我看向窗户下面,维修工正在维修电表,我还以为真有邪门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是人为造成的。

  我靠在凳子上叼着根烟,脖子有点痒,我抓了几下,有点黏,而且又痛感。我走到镜子前一看,只见我的脖子出现一道腐烂的刮痕。我慌张的用力摩擦脖子,怎么搓都搓不去!

  随即,脖子的伤口流出血来,我脑子里忽然闪过棺材里的女尸,接着又浮现出一把水果刀割伤脖子画面。我掐着自己的脖子全身抽搐着,感觉呼吸也不太顺畅,眼见就快要没气时,手机传出来电铃声。

  我脑袋猛地磕到桌子,从惊吓中醒过来,脖子并没有腐烂的割伤伤口。一切都很安静,电也已经通了,房子里再次照灯。我拿起手机一看,是我打过去的买家。

  第一次打过去,那边传来的是丧乐声。这次买家主动打过来,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并没有放在耳旁接听。此时,手机里并没有丧乐声,而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喂?你是卖玉坠的那个人吗?”

  我一听到是人的声音,立马拿起手机接听:“喂?周先生吗?我是卖家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逆袭之天书上门TV帝
  • 冷皇毒宠:神医狂妃桃悠悠
  • 枪王秦峰独狼阿峰
  • 地狱使者东风不破
灵异小说排行
  •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国产欧巴
  • 乡村诡事火炬
  • 惊悚记忆墨客悠韵
  • 冥妻找上门白小昊
女频人气榜
  • 蛇骨渴雨
  •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流年
  • 鬼眼神探道门老九
  • 夜夜索欢:初婚老公,宠太深酥心糖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