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师免费

字数 159.3万

简介: 《招魂师》是由余烬创作的一部灵异小说,主角是夏午阳,莫小夏,招魂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仪式,在一次招魂中夏午阳发现死党死于非命,便打算寻找真相... 我叫了他一声,他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应了一句。到屋坐在火炉旁,二叔将那布...

开始阅读 Like

招魂师

余烬

作者编号:9581

作品数量:1

余烬

内容试读

  在中国,要说这最重要的节日,非春节莫属。远方游子,他乡过客,都赶在三十这天回到家里,一家团聚,其乐融融,而团圆饭也成了中国人心里抹不去的情节。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家颇有资产,刚毕业,七七八八也换了好几个工作,却总不能如意,一转眼就年底了,虽无颜面对辛劳的父母,但手中积蓄所剩无几,再不回家路费都成问题。回去之前我思索许久,还是提前打了电话。

  父母依旧在那再熟悉不过的汽车临时停靠点等着,已经有些佝偻的父亲一把接过手中沉甸甸的行李,母亲一个劲儿地说回来就好。快到家时,老远就看到满头银发的爷爷拄着拐杖站在门口。

  爷爷在村里算得上辈份最高,十里八村颇有威望。老一辈的人都信鬼神一说,爷爷自然也不例外,在门口摆下一个掉了瓷的搪瓷盆,放了几张火纸点着,对于这件事我早已见怪不怪,虽然不信这一套,但老爷子既然信,也就顺着他罢了。

  这就是所谓的“跨火盆”。这一习俗由来已久,其意义在于趋吉避凶,跨过火盆,则象征着蓬勃兴旺,希望生活像火一样越来越旺,并希冀用火去除一切晦气。在不同地方对其叫法也有所不同,比如在广东雷州,称其为“过火海”,福建惠安叫“跳火群”。

  “大国还没到家么?”大国是儿时的玩伴,穿开裆裤时就厮混在一起,后来他读完中专就下学打工去了,前几年听说在珠海一家水产公司工作,说白了就是打渔,听他说一般都是晚上工作,虽然辛苦些,却也挣得盆满钵满,去年春节回来见过一面,皮肤黢黑,却显得格外壮实,还把老家土房推了重新盖上了三层小洋楼,迄今为止,这是村里唯一一座。这也让周围叔伯阿姨对大国另眼相待。

  前几日与大国约好一同回家,电话那头的大国说找了个媳妇儿,趁今年春节带回来,我也替他高兴,相比之下,我这个大学生混得倒是寒酸得紧。

  听我这么一问,父母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爷爷吧嗒了一口旱烟,米白色的烟雾顿时将那张布满岁月褶皱的脸隐藏了起来,那双有些浑浊的双眼快速眨了几下,又咳嗽了几声才将那两尺多长的大烟枪放到脚边,在鞋梆子上敲了敲,抖出一撮未烧完的烟丝。

  “阳子,大国这孩子回不来了!”爷爷叹了口气,又将那大烟枪在地上杵了杵。

  通过父亲的话我才知道,大国本已买好车票,却想着再出海一趟,捞一把再回来,没成想就是这一出去,渔船遇到暗涌,连人带船消失在了大海上。记得前几日电话,大国说做完这趟就回来了,那时我还在嘲笑他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他说等他哪天有了自己的公司,就绑着我过去做个扫地的,气死我。

  没成想这通玩笑成了和他最后的对话。

  公司赔付了一笔数目不大的钱寄到了家里,尸首却没能找回来。对于中国人来说,讲究的就是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我不知道大国的双亲正面临着怎样的痛苦,此时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弄错了,掏出砖头一样的电话拨通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却只听得一阵嘟嘟声。

  北方的腊月,白天还是青天白日,晚上却下了一场说来就来的大雪,铺天盖地的,肆无忌惮的,不大一会儿就听得屋外松枝断裂的声音。

  吱、吱、吱……这是踩上积雪的声音,由远及近,门口传来几声跺脚的声音,我连忙开了门。

  是大国的父亲,从小我就叫他二叔,记得去年见他时,还神采奕奕,而现在的他苍老了许多,双眼红肿,本就个子矮小的二叔不禁让人有些可怜。

  我叫了他一声,他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应了一句。到屋坐在火炉旁,二叔将那布满老茧的手伸出来烤了烤。

  “老爷子,我想让大国回来吃个团圆饭再走!”二叔的声音明显有些哽咽,说罢将一斤烟叶和两百块钱放在了桌上。要知道,在这年代,两百块钱可不是小数。

  爷爷将那烟叶收了下来,钱一分没拿,要了大国的生辰八字,又嘱咐了二叔几句,父母也安慰着二叔。一向健谈的二叔那晚极少说话,坐了一会儿也就独自回去了。

  这里要说一下,老爷子收了二叔的烟叶是有讲究的,虽说他就好这一口,但主要的是做这个事儿必须得收点东家的东西,死人的魂和生人不同,只有收了东西它才把你当成亲人,否则是不肯回来的。

  本来团圆饭在我们村都是晚上,那天由于情况特殊,中午我们就早早吃了,下午爷爷去二叔家,我自然也跟着,却被爷爷拦下,说我阳气太盛,会冲散大国的魂魄,当初老爷子给我取名夏午阳,就是由于儿时体弱多病,爷爷认为那是阴火过重,才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儿,寓意中午的太阳,听母亲说,自那以后我确实极少得病。

  说实话,在我看来,这一切不过是二叔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算是一种精神寄托。在我再三的要求下,爷爷只得答应带我去。

  到二叔家时,院子里摆着一个竹篾编织的像桌子一样的东西,后来我才知道,这东西叫“蘸台”,这“蘸台”前则放着一堆柴火。

  堂屋门口里放着一个稻草扎的人,穿着大国的衣服,胸前则贴着大国的生辰八字,周围摆着一圈蜡烛,我数了下,不多不少二十一根,估计是因为人有三魂七魄,故而如此罢。屋里则是满满一桌做好的饭菜。

  爷爷让二叔找了一件大国的衣服给我披上,说是这样可以压住我的阳气,又交代二叔二婶,魂归来后,切不可与之交谈,只能在偏屋看着,免得大国舍不得,不肯走。

  冬天的夜来的很快,才六点不到,天色就已暗了下来。爷爷掏出那大烟枪,填好烟丝点着,猛吸了一口,将一口浓烟喷到那稻草人身上,转身坐到院子那“蘸台”上。

  看来老爷子准备开始招魂了。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逆袭之天书上门TV帝
  • 冷皇毒宠:神医狂妃桃悠悠
  • 枪王秦峰独狼阿峰
  • 地狱使者东风不破
灵异小说排行
  •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国产欧巴
  • 乡村诡事火炬
  • 惊悚记忆墨客悠韵
  • 冥妻找上门白小昊
女频人气榜
  • 蛇骨渴雨
  • 医妃驾到王爷莫嚣张流年
  • 鬼眼神探道门老九
  • 夜夜索欢:初婚老公,宠太深酥心糖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