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煞鬼婴免费

字数 131万

简介: 《血煞鬼婴》又名《殡仪馆拉鬼》《鬼婴即将出世》《爷爷是风水大师》《人间鬼使》导读:常玉坤为了活命,不得不当一名风水师,和阴间打交道。 我叫常玉坤,今年二十岁。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只有一个和我相依为命的...

开始阅读 Like

血煞鬼婴

佚名

作者编号:62

作品数量:225

佚名

内容试读

  我叫常玉坤,今年二十岁。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只有一个和我相依为命的爷爷,但是我还是过得形同孤儿一般。

  因为我爷爷是一位风水大师,经常一出门就是十天半月的,所以我时常是一个人在家里。

  他常年都奔波在外,不是给人家看阴宅,就是给人家相阳宅,要不就是给人家破凶宅,全国各地跑。

  对于风水学,我可是非常笃信的,不但是从小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而且爷爷还从小就刻意教了我很多关于风水学的知识。

  高中毕业之后,我没有上大学,便在爷爷的店里帮忙。爷爷的店就在我们小区内,门面不大,只有三十多个平方。

  但是生意还是不错的,店里摆了一些福牌、玉佩、挂件、字画等等物件,因为爷爷的大名,会有不少人来此买上一些。

  当然,我在店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帮爷爷接生意,如果有慕名而来的人,爷爷又刚好不在,就由我负责接待。

  但是爷爷叮嘱过我,不管什么样的客户,我只能登记信息,是否接这单生意,我不能做主,必须由他来决定。

  我自己更不能在没有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之下,擅自去做任何关于风水的活,哪怕是看一个开业的吉时也不行。加上爷爷出去做事,基本上不会带上我,所以,到现在为此,我空有一肚子的理论知识,但是一次真实的实践都没有。

  爷爷今天又不在家,他已经出去五天了,这次好像是去上港市,所以,他应该还有几天才能回来。

  我打着哈欠开了店门,然后趴在柜台上继续打起盹来,我瞌睡真的太来了,因为昨天晚上我打游戏打到了很晚。

  但是这是爷爷定下的规矩,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每天早上8点钟必须准时开门,下午5点又必须准时关门。

  虽然每天都是这般,有些枯燥,但是我还是每天遵守爷爷的规矩,再困都会爬起来开门。

  “师傅!小师傅!”我趴在柜台上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人在推我。

  我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迷糊的问道:“你好,请问你需要什么?”

  “不是,我是想找常天师,请问常天师他老人家在吗?”摇醒我的人说道。

  常天师,自然就是我的爷爷,外人基本上都是这样称呼他。我听见他找我爷爷,我睁开了眼睛,向来人打量而去。

  我去,这人没毛病吧?这大冷天的,在这屋里还戴着一个挡了半张脸的墨镜。

  这个女人的穿着不是那种很潮的,上身穿着一件呢子大衣,穿着一条灰白的休闲裤,她的墨镜和她的装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现在这个年代,什么癖好的人都人,我也没有太去纠结。

  毕竟顾客就是上帝,至于我爷爷帮不帮她,我说了不算,我的责任就是负责接待而已,所以,我还是笑了笑对她问道:“你好,请问你找我爷爷干嘛啊?”

  “哦,常天师是你爷爷啊!那……那他现在在吗?我……我想找他帮点忙!”女人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他现在没在!你有什么事儿给我说,我给你登记下来,然后你留下联系方式,等他回来之后,再给你回话!”我拿出了登记本,对女人说道。

  “啊……他不在啊!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啊?”女人焦急的问道。

  “不知道!”我摇了摇脑袋瘪了一下嘴说道。

  我没有骗他,我真的不知道爷爷什么时候回来,按我的估计,他起码还得三五天才会回来,但是也说不好他今天就回来。

  “那……那他今天会回来吗?”女人再次焦急的问道。

  “说不好,有可能回来,有可能不回来,但是十有八九今天是回不来。”我说道。

  “那你能帮我确认一下吗?”女人伸手拉了我一下,说道。

  我下意识的躲开了她的手,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找他什么事儿你都没有告诉我,你让我怎么帮你确认?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打电话过去,那我还不被骂死啊!”

  “额……”女人听见我的话,迟疑了,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对我说道:“那你能把常天师的电话号码给我吗?让我自己给他说。”

  我闻言,立即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行,因为我爷爷不允许我把他的电话给其他人,再说了,就算给你了,他也不会接听陌生电话的!”

  我这可没有骗她,我爷爷就是这样的怪异,他从来不接听陌生电话的,他的电话号码还真没几个人知道。

  “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啊!”女人显得非常的焦躁。

  “你找他什么事儿,你就说什么事儿啊!”我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说道。

  “我……我……”女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我说,你能不能先把你的墨镜摘了!”我对女人说道。

  她戴着一个将脸都挡住了半边的大墨镜,我看不见她的整体面相,所以,我也无法从她的面相之上看出什么来。

  如果她能摘下墨镜,我或许可以从她的面相看出一些端倪来。

  可是当我让她摘下墨镜,她却有些磕巴的回答道:“我……我这个……不太方便!”

  “你又不说什么事儿,又不让我看你的面相,你让我怎么帮你!?”我有些不爽的说道。

  “啊!小师傅,你会看面相啊?”女人的声音中少了一下焦躁,多了一分惊喜。

  “略知一二!”我撇了一下嘴角淡淡的说道。

  “那……那你帮我看看!但是……但是你得有心理准备,我的脸现在很吓人!”女人说道。

  很吓人?

  我去,能有多吓人啊?

  我连骷髅头以及腐烂的尸体都见过,这活人的脸能吓人到哪儿去啊?爷爷经常带回来一些资料,资料中常有一些尸体、骷髅之类的,我都见习惯了。

  “没事儿,习惯了!你把墨镜摘了吧!”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对女人说道。

  女人闻言,墨镜后面的目光似乎一直在打量我,见我一副自在的表情,最后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咬牙,伸手慢慢的去摘脸上的墨镜。

  我去,望着她的脸,我心中也是一颤,浑身汗毛顿时就竖了起来。

  这个女人望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她的印堂正中间有着一颗紫黑的小点,然后以这个小点为中心,一缕缕紫黑色的血丝向她的额头,眼眶扩散开去。

  而且,那些血丝居然还在蠕动,就像一条条又细又长的虫子一般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蠕动。

  我的天啦,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师傅,你帮我看看,这些东西是什么啊?我去医院检查过了,医院也检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它不痛也不痒,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看起来太吓人了,你能不能处理啊?”女人用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望着我说道。

  “不痛也不痒?”我走进了一步,仔细的望了望她脸上的那些血丝之后问道。

  “是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女人回答道。

  “那你最近是不是感觉特别困,非常非常的想睡觉,睡着之后就做梦,而且全是噩梦!”我问道。

  女人听见我的话,惊喜的拉住了我,对我说道:“是啊!就是这样的!你知道怎么办?小师傅,你救救我,我很久没有睡过一天踏实觉了,再说这个样子根本没法见人啊!”

  “我能看看你的手吗?”我对女人说道。

  “当然,你看吧!”女人快速的伸出了双手。

  我轻轻的将她的手翻了过来,去看她的指甲,可是她的指甲涂了一层红色的指甲油,我看不出来。

  “你这指甲油能不能擦掉啊?”我问道。

  “啊?要卸掉啊?”女人似乎很舍不得。

  “不用全部擦掉,只要擦掉右手的中指就可以了!”我说道。

  女人望了我一眼,见我一副认真的表情,她稍稍沉吟了一下之后,立马从她随身的包里翻出了卸甲油很快的将她右手中指上的指甲油给弄干净了。

  “好了!你看吧!”女人再次抬起了右手对我说道。

  我示意她将手放在柜台上,然后我从柜台中拿出了一张丙火符,然后再端过来一碗净水,将丙火符化成灰之后溶于水中。

  我心中默念了一遍去晦咒之后对女人说道:“把你的中指放在这里洗洗!”

  女人闻言之后,按我说的,将中指伸进了水中轻轻的搅动了起来。

  “好了!拿出来!”我有些紧张的低喝道。

  女人听见我的低喝,似乎也觉察到了我的紧张,她慢慢的将手指拿了出来。

  我去,看来是真的了!

  她的原本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的手指甲此时变成了黑色,漆黑色。

  “天啦!这是怎么了?”女人望着我大叫道。

  “别吵!你半年之前,是不是流过产?”我低喝道。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女人一脸惊讶的望着我问道。

  “你的两大腿内侧,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血丝!?”我继续问道。

  “你……”女人眼睛瞪得更大了,她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对我大喊道:“师傅,你救救我!救救我吧!你既然不用我说你都知道了,那你一定有办法的!是吗?你一定有办法的!”

  我晃了晃手,示意她别拉着我,然后我从柜台中拿出了一串辟邪珠挂在了自己的身上对她说道:“你坐一下,我这就给我爷爷打电话!”

  我安排她在外面的店铺中坐下之后,我便进了里屋,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我虽然看出来了那是什么东西,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因为她这是“血煞鬼婴”。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幸好青春有你萌萌兔
  • 独家侦爱恣歌
  • 让我先说喜欢你佚名
  • 逆婚云识浅
灵异小说排行
  • 我当阴阳先生的二三事国产欧巴
  • 鬼墓迷灯空船
  • 乡村诡事火炬
  • 惊悚记忆墨客悠韵
女频人气榜
  • 鬼眼神探道门老九
  • 我的狐仙郎君银花火树
  • 蛇骨渴雨
  • 一品凰妃千苒君笑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