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夫人:宠妻之瘾免费

字数 16万

简介: 《名门夫人:宠妻之瘾》是作者单仁青写的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的主角是夏唯心。内容简介:作为死宅女的夏唯心正好闲的无聊,打开了四五年前的QQ号,结果一段奇遇就发生了.........

开始阅读 Like

名门夫人:宠妻之瘾

单仁青

作者编号:7485

作品数量:1

单仁青

内容试读

  这是个网络发达的社会,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宅男宅女,夏唯心就是其中之一,高考后的整个暑假里,她都是在网络上度过的。那些大型的网络游戏玩过几次之后就丧失了兴趣,千篇一律的做任务升级打怪刷副本,无聊得很。夏唯心有一个QQ号,申请了四五年了,前阵子因为要准备高考的原因一直没有登陆,这几天闲来无事,发现有许多的好友请求,反正时间多得很,夏唯心就选了几个地域比较接近的通过了验证。

  如范本一般的开场白——你好,你多大了,你在哪,你有对象吗?但凡以这四个问题开场的好友,都被夏唯心请进了黑名单。

  没想到网络的事情也是这么无趣,跟几个网友聊过之后,夏唯心实在提不起兴致来,正准备下了聊天工具。叮咚,提示有好友上线,这个名字很熟悉,如果夏唯心没记错,她曾经在蛮久之前跟这个人聊过,因为在备注里,夏唯心写得是舞者。

  夏唯心一直在等舞者主动跟她打招呼,这是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如果舞者先跟她说话,代表这么些没上线的日子,舞者依旧记挂着自己。可是事实并非如夏唯心所愿,一直等了很久,舞者的头像终始没有闪动。最后夏唯心耐不住性子,发送了一个笑脸的表情过去。很快收到了舞者的回复,短短的三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狠狠打击了夏唯心骄傲的心——你是谁?舞者压根已经不记得他曾经跟自己聊过天,是他的网友太多,还是她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夏唯心恨恨地想着,回了句:聊过就忘啊,不认识就算了,删了吧。这次,信息发送过去很久,舞者的头像才再度闪动起来:你是不是换昵称了?高考考得怎么样?

  舞者的问话让夏唯心多少安慰了些,虽然她从注册开始就一直没有换过昵称,但是对方记起她来了,记得她今年参加高考,还关心的询问她考试考得怎么样。其实夏唯心没有想到,这聊天工具里有个叫做聊天记录的东西,可以提供电脑里所存得所有聊天记录,事实上经过翻查聊天记录,舞者对夏唯心多多少少回忆起少许印象,跟她聊天的口气也便亲切起来。

  舞者说他叫伊修齐,比夏唯心大二岁,初中毕业后就去酒吧当舞者,现在已经升为领舞,明天的作息时间都是白天睡觉下午起炕,收拾东西后晚上去酒吧表演。

  酒吧对于夏唯心这种从小到大按部就班上学放学回家的乖乖牌来说,是个神奇的充满眼球不动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相隔两地,大概夏唯心已经接受伊修齐的邀请,去酒吧体验生活了。

  伊修文说话很风趣幽默,又有着夏唯心不熟悉的生活阅历。整个暑假里,夏唯心像闹钟一样每天准时的在下午等待伊修文起炕上线聊天。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父母都很高兴的在酒店宴请亲戚朋友,夏唯心不时着急的看着手表,生怕错过了伊修文在线的时间。三杯白酒下肚,场面已经开始变得混乱,光追酒就加了三箱,等宾客尽欢散场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夏唯心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打开电脑,聊天工具里伊修齐的头像已经变成了灰色,她叹了口气,失望极了。

  第二天伊修齐一上线就质问夏唯心昨天去了哪里,听完她的解释后,闷闷不乐地说道,因为昨天没有见到她,整晚上都在胡思乱想,表演的时候都跳错舞步了。夏唯心好奇他胡思乱想什么,伊修齐说脑子里总是在想着夏唯心不在线,是不是跟男孩子出去约会了。这个回答逗得夏唯心哈哈大笑,然后伊修齐突然发来一条信息说: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这句话像原子弹过境一般充满了杀伤力,其实夏唯心最近也发现自己对伊修齐的感觉有些怪怪的,看不见他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他,现在听他说喜欢上了自己,心里一阵窃喜。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问他说:你又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就说喜欢我,万一我长得又胖又矮又丑呢?

  伊修齐快速的回复夏唯心说:不管你是什么样子的,我喜欢的上都是你。

  要接受吗?夏唯心问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夏唯心是犹豫的,她并不是又胖又矮又丑,相反的,她一直是班上男生追求的重点。所以她很担心,现实中的伊修齐是什么样子的。

  夏唯心想了一会儿回复伊修齐说:我不适合网恋,因为我这个人对感情很认真。

  伊修齐囘让她放心,还在未征求夏唯心意见的时候,就叫了她老婆。

  这种霸道是以前夏唯心从未遇到过的,班里的男生在追她的时候,总是显得小心翼翼和百般讨好。偏偏这个伊修齐是不同款,这让夏唯心觉得新鲜,也完全没有办法应付。

  “老婆,你还在吗?”伊修文完全不顾夏唯心的反对,老婆叫得很是顺口,这让夏唯心的心里一半是甜蜜的,另一半又是担忧的,她不知道伊修文这么叫她是真的喜欢上了她,还是在网上对任何女人都是这个样子的。

  “老婆,怎么不高兴了吗?”

  “老婆,你说话好不好?”

  伊修文的QQ消息不断发送过来,夏唯心点开他的消息框一直放在电脑桌面上,看着一条接着一条的信息也不说话。后来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干脆关了电脑躺在炕上发呆。

  夏唯心在学校的时候就收到过不少情书,曾经还有一个男同学因为被她拒绝,连续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需要吃安眠药帮助睡眠,但是夏唯心没有给任何人机会,到现在为止,还是个恋爱经验为零的爱情白囘痴。但是伊攸文对她的吸引力太大了,那是与她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样的阅历,让她新鲜向往,所以当伊修文叫她老婆的时候,她有些心动。

  第二天再上线,伊修文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在线上等她,这让夏唯心多少有些失望。习惯了男孩子死皮赖脸的不断纠缠,现在猛一遇到一个被她打枪就消失不见的,夏唯心还真有点不太适应。在网上随便找了个游戏玩了一会儿,夏唯心的心思一直放在伊修文身上,想象着他现在跟谁在一起,在干什么,越想越是烦躁,一恼之下躺到炕上睡起觉来。

  睡了也不知道多久,朦朦胧胧中,夏唯心看到电脑的任务栏里有QQ头像在响着,她爬起来看了一眼,是伊修文的头像,脑袋立刻清醒起来,翻身从炕上爬了起来,三步并两步的冲到电脑前面。

  “老婆,你在线啊。”

  “老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叫你老婆,我就不叫了,跟我说句话吧。”

  “唉,你要真不想跟我说话就算了。”

  “确定不理我了?”

  在夏唯心睡觉的一小会儿工夫里,伊修文上线给她发了不下二十条信息,最后一条发完后大概看夏唯心一直不回复,也下线了。

  阴差阳错没有遇到,夏唯心有些懊恼,她翻看着伊修文的留言,想着应该怎么回复他才更合适。要不要答应他呢?还是先模糊着?算了,还是不回复了,等下次看到他,就装作什么都没有收到,看他怎么说再想应对的办法。

  可是一直到夏唯心要去大学报到的那天,伊修文都没有再出现过。

  夏唯心考上的是同省不同城市的大学,由父亲囘亲自开车大概四个小时的路程。西艺大学是省内知名的大学,一条欢迎新同学入学的红色横幅挂在学校门口,各个系别的学生会干部支着桌子在校门口附近挂上系名等待帮助新生注册。夏唯心报考的是法律系,学生会派出的是几个戴着眼镜的高壮男生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着,看到夏唯心向这边走来,互相戳着对方指指点点的迎上前询问道:“这位学囘妹是什么系的?”

  夏唯心指了指桌子旁边的字板笑了笑。

  大概是读法律系的女孩本来就不多,质量也不高,平时里见多了歪瓜裂枣的学长们争先恐后的跑过来抢着帮夏唯心拎行李。

  其实夏唯心带来的行李并不多,她只是不知道注册办公室在哪里想问清楚而已,见到三四个学长过来拉扯着自己的粉色囘猫咪箱子,有些心疼的说道:“那个行李我自己拿就好了,我想问一下,我需要办什么手续,在什么地方办理。”

  “没事,他们有得是力气,你交给他们拿就行了。”有个高高帅帅的学长走过来看了夏唯心一眼,并没有别人的惊艳表情,只是淡淡地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帮你看一下你住几号宿舍。”

  “夏唯心,夏天的夏,唯心主义的唯心。”夏唯心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在厚厚的学生花名册上寻找,片刻后终于抬起头来说道:“夏唯心,三号楼六零三宿舍。”

  夏唯心还没有向他道谢,旁边拎包的学长们已经异口同声的回答说:“三号楼六零三宿舍,收到!”

  “我自己真的可以。”夏唯心匆匆道过谢后,赶紧快走几步追上学长们跟着他们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西艺大学有十三个系别,光看这硕大的学区里走动着的黑压压人群,就知道这所大学学生数目有多恐怖。夏唯心跟着几位学长从校门口走了足足有二十分钟才来到学生宿舍楼,三号楼是比较靠中间的那幢,门口站着楼长阿姨正一脸严肃的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旁边一块黑板上写着几个大字——女生宿舍,男生止步!

  几位学长根本无视楼长阿姨的存在,拎着行李浩浩荡荡地往里闯,楼长阿姨上前拦住他们也不说话,只是用力敲了敲旁边的黑板。

  “阿姨,我们送上行李马上就下来。”

  “阿姨你看这小妹妹身体弱不禁风的,还有这么一大堆行李,自己怎么能拎得动。”

  学长们三言两语的,把阿姨说得有些心动,她抬起眼来打量过夏唯心后,点点头放行。

  其实夏唯心是跟爸爸妈妈一起来报到的,只不过爸爸妈妈刚才经过门口帅气学长的指点,先到了学校办公楼的财务室交学费才留下她一个人。

  也幸好有这几位学长在帮助,学生宿舍没有电梯,一个六楼爬得夏唯心气喘吁吁地。她看着同样有些气喘地学长们,从箱子里抽囘出几瓶饮料递了过去。学长们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现在倒有些腼腆起来,拿着饮料瓶放在手里也不拧开喝,也不离开。

  “剩下的我自己收拾就可以了,谢谢你们。”夏唯心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走,客客气气地向他们道谢。

  学长们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你推我,我推你的往外走着。

  夏唯心是宿舍里第一个过来的,自然要挑个好位置,这是四个人一间的宿舍,两张炕都是分上下两层,夏唯心选得是靠窗户位置的下炕,这里视线和空气都比较好,然后下铺不需要爬上爬下的也比较方便。

  夏唯心的爸爸妈妈交完学费注册回来,抱着校方发的被褥枕头走进宿舍,妈妈一边整理一边不停地叮嘱着夏唯心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要注意的事项。

  “妈,你很烦呢。”夏唯心从接到录取通知书知道要到外地上学的时候,就天天在家里面听妈妈囘的教诲,什么女孩子一个人在外地要知道自重自爱,听得都能倒背如流。

  “你这孩子第一次自己在外面生活,要多听听老人的话,否则到时候吃亏了想哭都没地方哭。”夏唯心妈妈把话说得很重,只是想女儿能把话听进去。夏唯心胡乱点着头她对老妈这样絮絮叨叨的教育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夏唯心妈妈轻轻戳着女儿的额头说道:“不用你现在听不进去。”

  “我有听进去真的我发誓。”夏唯心举起两根手指发誓一样的向老妈承诺着,“我呢一定会乖乖听话不惹事不闹囘事一定乖乖的你放心好了。”

  “最好像你说的这样。”夏唯心妈妈依依不舍的看着夏唯心说道:“那爸爸妈妈回去了?”

  “回去吧回去吧。”夏唯心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刚刚来到大学的孩子们都是这样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独立生活总会觉得新鲜。她们从小被家长约束惯了一打开鸟笼就有种刹不住车的自囘由感。

  “让经常给爸爸妈妈来电话,有什么事情就说没钱花了要告诉妈妈。”夏唯心的妈妈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了,夏唯心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开她独立生活,总让她心里觉得很难接受。倒是夏唯心的爸爸比较冷静一边安慰着自己的老婆一边跟夏唯心挥手说拜拜。

  终于送走了老爸老妈夏唯心安静的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来,同宿舍的其他同学也逐渐赶到夏唯心记住了她们的名字靠门下炕的是傅天颖,傅天颖的上炕是徐兰新,而睡在夏唯心上铺的那个姐妹叫做王媛媛。

  四个女孩来自不同的地方天南海北的聚集在一起毕竟年纪相当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晚饭的时候四个女孩来到学校的餐厅AA制点了四菜一汤庆祝她们住在一起生活的开始。在学校食堂吃饭使用的都是饭卡,到每个取菜的窗口只要把饭卡交给打饭的阿姨就好省去了交钱找钱的时间,四个女孩明确分工各排一队夏唯心抢占了红烧鸡翅的窗口,夏唯心仔细数了一下前面已经排了有二十七八个人的样子,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后才轮到夏唯心。

  夏唯心端着红烧鸡翅回到座位的时候其他三个人已经夸张的趴倒在桌子上叫喊着:“唯心你快把我们饿死了前胸贴后背这词真是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

  “你也看到窗口上有多少人了,我以前从来没有在学校排队打饭的经历,人真是超级无敌多的,你们说这所学校一共得有多少人啊,以后每天我们岂不是都要这么辛苦的排队了?”夏唯心抱怨着。

  “吃饭的时候不要提这种让人听了没胃口的话好不好。”徐兰新打断夏唯心的话。

  “就是就是,我的做人宗旨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王媛媛挺着她那35D的大胸誓死要将胸大无脑的原则贯彻到底。要说王媛媛的身材还是很让人羡慕的一米七零的个头一百二十斤的体重看着并不算很胖大概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胸上。

  “一会儿回去我就把你的头发给剪光了。”夏唯心说道。

  “剪我头发干嘛我可是留了三年都没有动过。”王媛媛不解地询问道。

  “因为你要当和尚呀。”傅天颖替夏唯心回答着。

  正当四个女孩叽叽喳喳的说说笑笑的时候,食堂的气氛突然安静下来,也不过三秒钟的时间这种安静立刻又转化为疯狂的尖叫,“莫天雷学长!是莫天雷学长!”

  徐兰新好奇地转头去看询问道:“这个莫天雷是什么人?”

  “鬼知道,爱谁谁。”夏唯心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夏唯心的肩膀,夏唯心转过头去想起这是入校的时候帮自己拎过行李箱的那几个学长,于是很客气地打着招呼说道:“你们也过来吃饭啊。”

  “是啊,来新学校还习惯吗?”学长关切的询问道。

  “还好刚来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夏唯心微笑着回答。

  “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我叫孟飞鸿。”孟飞鸿做着自我介绍,听到同学在喊他过去吃饭勿勿跑走了,跑到一半突然又想到什么一样又折还回来补充了一句:“我跟莫天雷可是很好的朋友。”

  又是莫天雷,夏唯心在短短的五分钟内第二次听到莫天雷的名字不免有些好奇,她猜想着既然孟飞鸿说他跟莫天雷是好朋友那么现在跟孟飞鸿在同一个桌上吃饭的应该会有莫天雷于是转个头找到孟飞鸿就坐的那一桌逐个的看下去并没有觉得哪个人长得足以引起轰动。倒是有一个男生自始至终都是背对着夏唯心坐着,看上去高高瘦瘦的,背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夏唯心还想等那男生回过头来仔细看清楚,但是孟飞鸿误会夏唯心现在的举动是在看他,于是很热情的挥手跟夏唯心打着招呼。

  “这个男的真有意思。”傅天颖好笑地看着挥动着双手的孟飞鸿,别人打招呼都是摆一只手孟飞鸿倒好,两只手一起举过头顶左右交叉晃动着,那感觉好像老式那种摇摆不定的时钟。

  夏唯心不想引起孟飞鸿的误会马上转回头来,低下头咬了一口馒头,含糊的回答着:“是挺有意思的,要不帮你们介绍认识认识?”

  “算了吧,我比较喜欢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那一类型的。”傅天颖回答。

  “顶楼上的。”徐兰新嘴里还含囘着菜汤一听傅天颖的话马上也举起手来。

  相比之下王媛媛的动作就优雅的多,不过她举起来的不是手而是夹着菜的筷子,“你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什么顶不顶的。不过帅哥我也喜欢。”

  “顶哪里难听了,这是网络术语就是赞同的意思,你懂不懂啊。”徐兰新咽下嘴里的菜汤反驳着。

  王媛媛无所谓的耸耸肩她的确不太喜欢上网但是她喜欢看电影和电视剧,顶楼上的意思她是不懂,不过她知道一句话“顶你个肺。”

  “你骂人?!”徐兰新不相信会从王媛媛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没有,突然想起《疯狂的石头》里面有句台词而已。”王媛媛向夏唯心的位置移了移生怕徐兰新一会儿一个不小心把菜汤喷自己身上。

  “拜托那都是什么时候的电影了,现在流行的是《小时代》小时代各种点零好吗?看过吗?说得也是像我们这样四个女生。”徐兰新的表情有些不屑。

  “所以你是唐苑如吗?”王媛媛不止看见还对里面的人物和情节倒背如流,她真是觉得徐兰新的性格很像唐苑如,虽然不是体育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运动员,但是咋呼咋呼呼的性格却有八成相似。

  “你说我是唐苑如?拜托好不好,我这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怎么看都应该是气质美女南湘吧。”徐兰新边说着边甩动着她口中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的确很像。”夏唯心赞同的点点头。

  “唯心你现在是不是没带眼镜啊?”傅天颖不解地询问着。

  “我说头发。”夏唯心补充着,“也只有头发像而已。”

  这话引来徐兰新的不满和其他二个女生的哄堂大笑,要说学囘法律的女生本来就少但是偏偏跟夏唯心她们宿舍算是特例,四个女人都个有特色但是长相却都是出众,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师在分宿舍时候特意安排的,然而三号楼六零三宿舍却在新生亮相后被公推为最美宿舍。

  一个漂亮女孩子可能不会引起太大的观注但是四个漂亮女孩子呆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这种赏心悦目的场景肯定会吸引大家的注意,食堂里面分成了明显的两派,女生为莫天雷的出现惊喜万分而男生则对着夏唯心她们四个人议论纷纷。

  孟飞鸿平时跟莫天雷的关系非常好但是不免还是会对他受欢迎的程度表示妒忌,只是妒忌归妒忌孟飞鸿每次在跟女生介绍自己的时候总会沾沾自喜的加上一句“我跟莫天雷是好朋友。”莫天雷这块活字招牌灵验得的孟飞鸿几乎是百次不爽。孟飞鸿抬头看了看正在专心致致吃饭的莫天雷非常佩服他处事不惊的性格问道:“这么多漂亮的学囘姐学囘妹你一个都看不上眼吗?赶紧随便挑挑也好给我们剩下些机会。”

  “我先走了。”莫天雷吃完饭站了起来。

  “你拿着饭盒要去哪里?”孟飞鸿看到莫天雷手里端着饭盒好奇地问。

  “给修文送饭。”莫天雷把椅子推回到原位回答着。

  “他又去打工了吗?”孟飞鸿跟尹修的文关系不如跟莫天雷的关系那么要好,只是觉得尹修文行踪不定的好像总是在去打工的路上或者正在打工中。

  “嗯,在学校网吧里面当网管。”莫天雷解释。

  “以他受欢迎的程度而怕没人送免费的晚餐吃?”孟飞鸿觉得莫天雷在多此一举,在西艺大学里有两大王子黑马王子莫天雷冷酷为人严肃白马王子尹修文温柔花心滥情。对起只能远观不敢近看的莫天雷,来者不拒的尹修文更讨女孩子欢心,所以西艺大学的校园里只要尹修文出现的地方就会围绕着大量的女生,而每次尹修文在学校网吧打工的时候,去网吧上网的学生就会爆满,而送到尹修文面前的食物也会络绎不绝。

  “他说想吃红烧肉。”莫天雷说。

  “他想吃就让他那些疯狂的追求者去买就好了。”孟飞鸿回答。

  “吃别人的嘴短拿别人的手短这道理你不懂吗?”莫天雷说。

  “我就不相信他从来没有拿过也没有吃过。”孟飞鸿不屑的说。

  “这个还真没有。”莫天雷回答过后不再跟孟飞鸿多废话些什么,其他人也许不了解尹修文但是莫天雷跟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好兄弟,他太知道尹修文的倔脾气了,否则也不会辛辛苦苦地靠打工养活自己。

  西艺大学的校园里建有一幢三层楼高的媒体教室,楼下一层二百多平方米建成了供学校师生优惠上网的网吧,只要凭借学生证就能享受到一元钱一个小时的超低囘价格。尹修文每周一到四晚上都会到这网吧上班从下午的五点一直上到第二天早上七点连续十四个小时,尹修文的电脑水平很高而且很多最新的数码产品都能玩得转,所以不止受女生的欢迎,来上网的男生也喜欢围着他问东问西的。莫天雷来找尹修文的时候正看到他在给一个戴眼镜的男生修电脑,莫天雷把饭盒丢到收银台的桌子上,毫不意外的整个桌面看到已经铺满零食和饮料。莫天雷把头凑到尹修文面前一边看他修电脑一边打趣道:“你现在基本上算是全能型选手了吧,什么时候开始干起这副业了?”

  “我的红烧肉来了。”尹修文看到了莫天雷裂开嘴一笑纠正他说,“副业是用来赚囘钱的,我这可完全是在免费为囘人囘民囘服囘务。”

  “太阳这是打哪边出来的,你小子不是姓尹名修文字钱蝎子吗?你什么时候从钱眼里钻出来不吸血改吐血了?”也只有在尹修文面前莫天雷才会展露出幽默的一面。

  尹修文把修理好的电脑还给眼镜男拿起莫天雷送来的饭盒打开,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尹修文夸张的将鼻子凑过去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还是当年的味道我的最爱红烧肉。”

  “没人请你当代言打广告赶紧吃吧一会儿好凉了。”莫天雷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上网卡来递给尹修文继续说着,“我看到你‘老婆’了。”

  “我老婆?开什么玩笑,我什么时候结的婚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尹修文听到莫天雷的话大吃一惊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

  “你不是在网上老婆老婆的叫着人家吗?怎么现在准备翻脸不认人?”莫天雷调侃着。

  “你说她啊。”尹修文不动声色的扒了两口饭没再说什么。暑假他在学校网吧值班闲着无聊就开QQ加了几个外在的好友解闷,尹修文之所以会刻意地选择外在的好友就是想着反正谁也见不着谁只要天南海北的闲胡扯就好,没想到会遇到高考后宅在家里上网的夏唯心,更没想到两个人会聊得那么投缘,以致于最后尹修文忍不住想逗逗她,于是才会在网上把她喊作老婆,没料到过了没几天夏唯心居然在网上留言说考上了西艺大学,一个在网上虚拟的人物居然要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尹修文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

  莫天雷见尹修文不说话了有些转念一想补充道:“不过她的确长得很漂亮,比空间照片上看着的还要漂亮。”

  “漂亮女人我们见得还少吗?”尹修文淡然地回答。

  “你是说韩春玲还是说你爸那些红颜知己?”莫天雷大概是西艺大学里面唯一一个对尹修文知根知底的人。

  “你知道的太多了。”尹修文语气里有警告的意味。

  “知道秘密太多的人会被杀人灭口吗?”莫天雷似乎要把自己所有的幽默都使用在尹修文的身上,面对他的威胁不仅不感到害怕回答的话里反而还有些挑衅的味道。

  “看在你经常给我送好吃的份上我也不舍得杀了你呀,你知道我现在离不开你。”尹修文把话说得很模糊引得来上网刷卡的学囘妹捂着嘴巴轻笑出声。

  “你的话并没有让我感到开心,反倒让我觉得胃很不舒服。”莫天雷大有不气死尹修文不罢休的架势,尹修文在别人面前表现的总是过于温文尔雅脾气好到爆表让莫天雷想要看到他在大家面前气急败坏的样子。

  “如果你想要健胃消食片的话,不好意思本网吧没有提供。”说着话的工夫尹修文已经把饭盒里面的红烧肉全部消灭干净,他抽囘出一张纸巾抹了抹嘴巴冲莫天雷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我要八号电脑。”莫天雷把上网卡丢给尹修文点了他用习惯的电脑。

  “八号不行,这位客官你看三十八号合意吗?”尹修文指桑骂槐的说莫天雷三八。

  “快点三八。”莫天雷不动声色的反击。

  “好的,三八一位这边请。”尹修文把上网卡丢还给莫天雷高声喊着同时还比划手做了个里面请的手势。

  “你等着。”莫天雷说得有些咬牙切齿。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尹修文心情好好地唱开了。

  看着莫天雷气呼呼地走向三十八号电脑尹修文迟疑了一下在主机电脑上面登陆了自己的QQ号,尹修文在假期无聊的时候在QQ里面新建了一个分组叫胡扯在里面加了不少的陌生人,夏唯心就是众多陌生人其中之一,只是后来尹修文越聊越觉得没意思在快开学的时候又把陌生人都清空了,夏唯心便成为其中唯一幸存的一个,而分组的名字也被尹修文改成了标点符号问号。

  尹修文把自己的QQ登陆上以后直接点开了划着问号的组群里,夏唯心的QQ头像显现着单调的浅灰色,那是代表夏唯心此时并未在线或者此时正在隐身的意思。尹修文用鼠标轻轻划过夏唯心的头像嘴里默默念叨着:“如果你知道我在网上跟你说得一些事情都是胡编乱造的,见面后你会对我说些什么?”

  “阿嚏!”刚从食堂吃完饭出来的夏唯心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有些担心的想着不会是刚来西艺大学就水土不服的生病了吧。

  “听说学校的网吧上网一个小时才一块钱,你们去不去?”徐兰新是个十足的网虫,刚吃饱了饭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电脑上网。

  “我没兴趣。”王媛媛只对电视剧和电影感兴趣。

  “我也不去了。”夏唯心一向不太喜欢人多嘈杂的地方。

  “我跟随大部队。”傅天颖的网瘾并不大在可花钱可不花的情况下她一般会选择后者。

  没有得到响应的徐兰新有些垂头丧气,她跟在大家的身边走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抵抗不住网络的眼球不动不好意思地冲大家摆摆手一转身跑向学校网吧。

  “那么我们三个人干点什么好呢?”傅天颖询问着,吃饱喝足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是跟心爱的人漫步在树叶成荫的校园里,只可惜她现在身边的是两位美女还是两位抢足她风头的美女。夏唯心自不用说瓜子脸尖下巴大眼睛高鼻梁白亮透红的皮肤让人一看就勾起想要保护她的不应该的想法,王媛媛虽然长得不算太出众但是凭借她那35D的美胸迅速在校园里闻名。

  “我想睡觉了。”王媛媛打了个哈欠抬起胳膊的时候带动着胸囘部跳动了几下,这让傅天颖无比的羡慕外加嫉妒。

  “这才几点你就睡觉?”傅天颖抬手看了看表诧异地问道。

  “我睡觉认炕的,现在先去跟我的新炕联络一下感情否则今晚很有可能会失眠。”王媛媛说得煞有介事,还真把傅天颖给唬住了。

[书荒莫急]这里有新书…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0/500
为您推荐
  • 幸好青春有你萌萌兔
  • 独家侦爱恣歌
  • 让我先说喜欢你佚名
  • 逆婚云识浅
总裁小说排行
  • 冷面总裁娇妻替嫁汐汐晚晴
  • 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坏死了楼小意
  • 亿万少爷别动情情姝
  • 蜜宠新妻:爹地,妈咪又跑了欧阳小休
女频人气榜
  • 鬼眼神探道门老九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黑夜不寂寞
  • 他爱如狂,我自成殇流风
  • 予你青春,葬我情深流风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Copyright © 2004-2019纸彩小说网(www.zhicaiw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70012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