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纸财网 > 纸财学堂 > 基础知识 > 解密美联储货币政策制定会议

解密美联储货币政策制定会议

发布时间:2011-12-15 8:32:50 责任编辑:纸财网 

  当美联储官员在6月21日和22日召开会议制定货币政策路线时,他们决定允许该行购买6000亿美元美国国债的计划按预定程序发展。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坐在中间,正对着美联储会议室的镶木大门。围坐在桌边的美联储理事按顺时针方向依次是(后文有所有与会人员介绍):
 
  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美联储副主席;
  贝思迪-杜克(Betsy Duke),美联储理事;
  丹尼尔-塔鲁洛(Daniel Tarullo),美联储理事;
  萨拉-布鲁姆-拉斯金(Sarah Bloom Raskin),美联储理事;
  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Fisher),达拉斯联储行长;
  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ullard),圣路易斯联储行长;
  纳拉亚纳-科奇拉科塔(Narayana Kocherlakota),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
  查尔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芝加哥联储行长;
  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旧金山联储行长;
  布莱恩-萨克(Brian Sack),纽约联储市场集团主管;
  理查德-德兹纳(Richard Dzina),纽约联储市场集团副主管;
  威廉-瓦斯切尔(William Wascher),研究部门副主管;
  大卫-维尔科克斯(David Wilcox),研究部门主管;
  南森-谢斯(Nathan Sheets),国际事务部门前主管;
  威廉-英戈利奇(William English),货币事务部门主管;
  托马斯-霍尼格(Thomas Hoenig),前堪萨斯城联储行长;
  丹尼斯-洛克哈特(Dennis Lockhart),亚特兰大联储行长;
  查尔斯-普罗索(Charles Plosser),费城联储行长;
  桑德拉-皮亚纳托(Sandra Pianalto),克利夫兰联储行长;
  杰弗里-拉克尔(Jeffrey Lacker),里奇蒙德联储行长;
  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波士顿联储行长;
  威廉-杜德利(William Dudley),纽约联储行长;
  黛博拉-丹科尔(Deborah Danker),货币事务部门副主管。
 
  在会议召开以前,首先会分发美联储职员对经济状况的讨论、预期以及提议采取何种政策举措等材料。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上,美联储经常都会提出几个特别的主题进行讨论;在为期一天的会议上,则遵循常规的程序进行。科奇拉科塔对标准的政策制定会议的描述如下: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每年会召开8次会议,来设定未来6到7个星期中的货币政策路线。所有12家地方联储的行长和包括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内的7名理事都会为这种讨论做出贡献(目前仅有5名理事,有两个职位空缺)。但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本身的成员仅包括美联储理事、纽约联储行长和其他4名地方联储行长,这4名地方联储行长每年都会轮换。就目前而言,这4名地方联储行长分别来自于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费城联储、达拉斯联储和芝加哥联储。”
 
  “在常规的会议上,有两场所谓的‘争论回合’,每名地方联储行长和每名美联储理事都有机会发言,而且不会被打断。其中,第一个‘争论回合’被称为经济争论回合,由身为美联储职员的经济学家对当前经济状况做出描述作为开头。然后,地方联储行长和美联储理事会描述自己对当前经济状况的观点,以及他们各自对未来经济状况的预期。通常来说,地方联储行长首先会提供有关其所在地区经济表现的信息。我们不仅从研究职员那里获得这种信息,同时还通过与企业和社区领导人之间的沟通来获得这种信息。”
 
  “然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转向第二个‘争论回合’,这个回合的重点是货币政策。同样的,首先还是由美联储职员对政策选择作出描述。随后,与会的17人都有机会发表各自的观点,来阐述自认为合适的政策选择。在此以后,美联储主席会作出总结,阐述他所认为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对未来政策的一致观点。然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投票委员将对政策声明进行投票,从而设定未来6到7个星期中的货币政策。”
 
  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
 
  伯南克正在推动全面改革美联储的通信机制。
 
  伯南克语录:“美国经济一直都在增长,在到目前为止的两年多时间里,就业岗位一直都在增加。但我知道,对许多人来说,感觉上美国经济像是从来都没有走出衰退周期。”(2011年9月)
 
第一组  美联储副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
 
  耶伦是伯南克核心集团的一员,她领导下的一个委员会正尝试改革美联储的通信策略。耶伦是货币政策激进主义分子,很可能会支持采取新举措来为美国经济复苏进程提供支撑。
 
  耶伦语录:“全球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已经大幅增长。”(2011年11月29日)
 
  美联储理事贝思迪-杜克(Betsy Duke)
 
  杜克是由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George Bush)任命的美联储理事,她一直在常规事务上与伯南克唱反调,但在货币政策问题上则从来都与其保持一致。杜克是一个任务小组的联合负责人,这个小组正试图修复陷入困境的美国住房市场。
 
  杜克语录:“虽然利率接近于历史最低水平,但对许多有意购买或再融资居住不动产的消费者和投资者来说,信贷状况仍旧紧缩。”(2011年9月1日)
 
  美联储理事丹尼尔-塔鲁洛(Daniel Tarullo)
 
  塔鲁洛是由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指定的美联储理事,他是一名被部分同行称为“斗牛犬”的律师。塔鲁洛主要负责银行监管事务,希望采取激进的措施来刺激经济增长。
 
  塔鲁洛语录:“我们应掉过头来采取可选方案中的首选,也就是大规模购买更多的抵押贷款支持债券。”(2011年10月20日)
 
  美联储理事萨拉-布鲁姆-拉斯金(Sarah Bloom Raskin)
 
  拉斯金是由奥巴马指定的美联储理事,相对而言是美联储理事中的新进者。拉斯金与杜克联合负责一个任务小组,这个小组正试图修复陷入困境的美国住房市场。拉斯金处事低调,在货币政策问题上倾向于唯伯南克马首是瞻。
 
  拉斯金语录:“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制定者都应考虑一系列广泛的方法,用来促进就业岗位的创造。”(2011年9月26日)
 
  达拉斯联储行长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Fisher)
 
  费舍尔今年曾两次反对美联储为促进经济增长而采取的措施。费舍尔认为,美联储已经采取了所有力所能及的措施来刺激经济增长,并指出是其他措施在阻碍经济复苏,如有关财政政策的不确定性等。
 
  费舍尔语录:“如果你认为,我们能在财政当局不采取联合措施的情况下处理充分就业的问题,那么你一定是来自于冥王星。”(2011年12月1日)
 
第二组   圣路易斯联储行长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ullard)
 
  在美联储应如何处理货币政策的问题上,布拉德有一些创新性的想法,但是他一直都未能说服其同僚来采纳这些想法。就目前而言,他希望美联储能继续实施紧缩政策。
 
  布拉德语录:“认为美联储至少将暂时维持现状不变,直到进入明年为止的想法很可能是有道理的。”(2011年12月1日)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纳拉亚纳-科奇拉科塔(Narayana Kocherlakota)
 
  科奇拉科塔今年曾两次反对美联储放宽货币政策的决定,他认为经济状况的发展没有理由支持美联储采取这种政策。除了伯南克以外,科奇拉科塔可能是美联储6月份政策会议中最聪慧的人,他在15岁就已进入普林斯顿大学。
 
  科奇拉科塔语录:“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2011年中采取的行动表明,与2009年时相比,现在该委员会更加乐于容忍超出目标的通胀率。”
 
  芝加哥联储行长查尔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
 
  在美联储中,埃文斯是最直言不讳地支持采取激进措施来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持的人。
 
  埃文斯语录:“设想一下,如果通胀率达到5%,远远超出我们2%的通胀目标,那时将会怎样。对任何美联储理事来说,是否存在任何疑问能使其不作出强有力的回应来抵御这种高通胀率?不,这一点毫无疑问,他们将象头发着火那样采取紧急的行动。对于改善就业市场状况这一问题而言,我们也应以类似的热情来采取行动。”
 
  旧金山联储行长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
 
  在今年早些时候出任旧金山联储行长以后,威廉姆斯并未发表太多言论,但他是一名备受尊敬的经济学家,可能支持美联储采取更多的行动。‘
 
  威廉姆斯语录:“额外的货币政策融通性措施——无论是以购买更多资产的形式,还是以对我们的未来政策意图作出进一步的前瞻性指示的形式——可能是有必要采取的。”(2011年11月15日)
 
  纽约联储市场集团主管布莱恩-萨克(Brian Sack)
 
  萨克曾是伯南克在华盛顿的合著者,现在则是美联储在华尔街的耳目,负责执行伯南克下令实施的许多复杂政策。
 
第三组  研究部门主管大卫-维尔科克斯(David Wilcox)
 
  维尔科克斯在今年10月份成为美联储研究部门主管,当时该部门前主管大卫-斯托克顿(David Stockton)宣布退休。
 
  国际事务部门前主管南森-谢斯(Nathan Sheets)
 
  谢斯已于今年早些时候退休,辞去了美联储国际事务部门主管的职务。史蒂文-凯明(Steven Kamin)接替了他的职务。
 
  货币事务部门主管威廉-英戈利奇(William English)
 
  英戈利奇负责运作着美联储最强有力的部门,这个部门为货币政策制定会议筹备大多数的基础工作。他的工作职责包括准备一份提出政策建议的“蓝皮书”报告,以及在某些时候管理有关利率及其他事务的内部争论等。
 
  前堪萨斯城联储行长托马斯-霍尼格(Thomas Hoenig)
 
  霍尼格已在今年9月份退休,他曾是伯南克货币政策一贯的批评者。以斯帖-乔治(Esther George)已经接替了霍尼格的职务,她是一名银行监管专家。以斯帖-乔治在货币政策问题上十分低调,尚未发表过公开言论。
 
  亚特兰大联储行长丹尼斯-洛克哈特(Dennis Lockhart)
 
  洛克哈特是美联储最高决策者中非经济学家出身的官员之一,他以前是一名银行家。洛克哈特是温和派人士,从未旗帜鲜明地反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但也从未尽力推动这种政策。这可能意味着,明年他将成为美联储中重要的摇摆投票人之一。
 
  洛克哈特语录:“在增强经济活动的问题上,我怀疑进一步购买资产的措施能带来很大的进展。但这并非是说,这种政策举动在其他环境下也是无力的和不适当的。我认为,任何选择都应该被排除在外。”(2011年11月29日)
 
第五组  费城联储行长查尔斯-普罗索(Charles Plosser)
 
  在伯南克推行通胀目标的问题上,普罗索是他的坚强同盟。但是,普罗索坚决反对采取更多的资产购买计划来支持经济增长,今年已两次投票反对采取这种措施。
 
  普罗索语录:“对于许多国家当前所面临的财政道路无法维持下去的困境而言,各大央行及其货币政策并非也无法成为真正的解决方案。持相反意见的人是在冒极大的风险。”
 
  克利夫兰联储行长桑德拉-皮亚纳托(Sandra Pianalto)
 
  皮亚纳托行事低调,倾向于唯伯南克马首是瞻。
 
  皮亚纳托语录:“货币政策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而且一直都在发挥自己的作用来刺激经济增长,同时还需符合我们维持物价稳定性的使命。但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单*货币政策无法治愈所有病症。”(2011年11月17日)
 
  里奇蒙德联储行长杰弗里-拉克尔(Jeffrey Lacker)
 
  如果伯南克推行更多的抵押贷款债券购买措施,那么拉克尔很可能会在2012年中持反对意见。
 
  拉克尔语录:“美联储能通过只购买和出售美国国债的方式来轻松管理货币资产供应量。”(2011年11月16日)
 
  波 士顿联储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
 
  罗森格伦是美联储中的激进主义分子之一,他支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压低失业率。
 
  罗森格伦语录:“这与我希望看到的好消息不相符。”(12月2日对11月份失业率下跌至8.6%的评论)
 
  纽约联储行长威廉-杜德利(William Dudley)
 
  耶伦是伯南克核心集团的一员,是美联储最强大的地方联储的行长。在货币政策问题上,他具备激进主义倾向,盼望以更加激进的方式来压低失业率。
 
  耶伦语录:“虽然美国经济和金融体系中存在一些亮点,但强劲的逆风正在阻碍更加精力旺盛的复苏进程。”
  【免责声明:炒金有风险 入市请谨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纸财网无关。中国纸财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版权所有 ©2008-2011 中国纸财网 www.zhicaiwang.com 苏ICP备11019323号-1

本站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做为投资建议!联系管理员:zhicaiwang@zhicaiwang.com 欢迎投稿:tougao@zhicaiwang.com